穿越天山的冰梯天路—夏特古道

北疆景点 2018-10-11 547 次浏览 0 条评论

夏特古道自中国西汉时期凿通的天山夏特古道,全长仅为120公里,却把跨越新疆天山南北的路缩短了近2000公里,因此它在古丝绸之路上扮演了最为重要的角色。在这条古道上,不仅拥有众多高山垭口、激流以及马匹无法通过的冰川、冰缝、冰河等自然景观,也有历史悠久的夏特石人和石刻文化遗迹。新疆考古学家张平曾数次对它进行考察。

作为古丝绸之路上最为险峻的一条隘道,夏特古道的地质条件十分复杂,除了险峻的陡坡、垭口之外,冰川、冰缝、冰河等都会给穿越者构成极大的威胁,途中有些地方,甚至连马匹都无法通过,大量物资要靠肩挑背扛,对在高海拔穿越者的体力来说,也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鲁迅先生说,这世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我觉得这话对于天山深处的夏特古道来说,同样十分契合。

作为穿越天山中麓的著名丝绸之路,夏特古道北起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昭苏县的夏特牧场,南至阿克苏地区温宿县的破城子,全长只有120公里,却一下子沟通了天山南北,把伊犁通往南疆的距离缩短了数倍,改变了原来需要绕路2000多公里、车马劳顿数月才能抵达的局面。但是,这条愣是从峡谷和冰川当中开辟出来的便捷通道,毕竟涉险天山,穿越时的艰苦困难之处,处处皆是。

夏特古道所处的天山山脉,东西横贯中国新疆中部,其西端位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三国境内,全长约2500公里,东段主峰博格达峰海拔5445米,西段主峰托木尔峰海拔7443米,而新疆境内分布的天山东西长约1760公里,南北宽约250—350公里,平均海拔4000米,是中温带和暖温带气候的分界线,也是塔里木和准噶尔两盆地的分界带。科考数据表明:中国境内的天山有9000余条冰川,冰储量也位居中国前列,其中冰河、冰缝密布,古人在这样险峻的山中开凿的夏特古道,注定要面对密布的冰川、汹涌的冰河以及雪崩和冰雪融化、冰河暴涨等多重威胁。

尽管古道如今已经弃用,但随着探险热走进这里的人们,跟历史上的古人一样,同样面对着危险的境地。现代人热衷的探险线路,一般是从夏特乡北端的温泉开始,到天山南端的阿克苏结束。遇到5、6月份冰雪融化、雪崩不断,当地政府禁止任何探险队伍进入的情况,也有人冒险选择从阿克苏进入、从夏特走出的方法穿越。不过气温变化反复,需要精确把握。如果从夏特乡出去时,雪已融化,之前的雪崩不会造成太大影响,反之,则要困难很多。我听说曾经数次穿越夏特古道的新疆摄影师宋玉江,不久前竟然首次带队成功反穿,很是惊讶。其实我对夏特古道的考察,也经历过两次,分别是1997年的5月和2004年的7月,可惜两次都未穿越,只是考察了部分冰川、冰河,以及木扎尔特河畔的夏特古城、夏特沟口外山前地带的石人墓葬、夏特沟谷等历史遗迹。

夏特古道
考古发现,夏特草原上除了散落的夏特石人外,还有阿日夏特河西畔正围阵古墓群、阿日夏特科克阿德尔根古墓群等200多座古墓群,根据墓葬地表形制及出土的文物,专家推断这些古墓群是隋唐时期的突厥墓。而石人是墓前殉葬品,由花岗岩精制而成,线条流畅,形态多样。

如果严格按照地理分界来划分,位于天山西段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博乐市境内的赛里木湖其实跟夏特古道的关系不大。但是因为从乌鲁木齐到伊犁的交通干道通过赛里木湖的南岸,所以今天的探险人群,喜欢把这个高山冷水湖看作从伊犁穿越夏特古道之前一处必看的景观。

夏特大峡谷是古道的风景线

我首先进入的是夏特大峡谷,因地处昭苏县夏特地区而得名。从沟口至木扎尔特冰川脚下,距离大约有50公里,谷内不仅自然景观绮丽,而且人文历史文化也十分丰富。

在上世纪70年代,昭苏县境内还都是土路,假如乘坐吉普车从县城出发,要一天的时间才能抵达峡谷内的夏特温泉。途中会经过夏特牧场,还有30多公里长的山谷牧道。

昭苏雨量充沛,山地和沟谷内的草场丰茂,遍地绿草如织,繁花似锦。远处雪岭层叠,云杉点缀,身边河谷蜿蜒,曲径通幽,凸显出山地河谷草原独特的魅力。尤其是斗折蛇行向木扎尔特冰山方向延伸的山谷牧道,更是时而宽阔时而狭窄,景色却绮丽迷人。但是这段不足30公里的山谷牧道,走起来却十分耗费力气,记得向导带我走了3个小时才抵达夏特温泉大本营。

木扎尔特冰川

当地人都知道,从天山北坡走夏特古道,这里是翻越木扎尔特冰川达坂的第一个最佳营地或大本营。而从夏特温泉骑马,经汗加依拉克抵达木扎尔特冰达坂触摸高山冰湖,在地图上的直线距离不足20公里,沿山路攀登,在好季节和好天气的情况下,一天往返是没有问题的。

夏特温泉历史上也是商旅的歇脚之地,宽阔的山谷台地,依山傍水,数间木结构和土石营建的房子组成一个院落,靠近东侧的山坡有一排低矮的小石屋,这就是供人洗浴的温泉室。没有到过这里的人,很难想到在这条生存与死亡搏斗的夏特古道中,竟然还有大自然为涉险的行人和商旅提供的这样的福地。不过,夏特温泉是季节性的,历史上只是每年的5月—10月有水,而据现代穿越古道的探险者说,夏特温泉如今只有到了6月份才会有水。站在小石屋外向天山深处眺望,山谷尽头有一座皑皑的雪峰遮挡了视线。这块洁白晶莹的山峰就是木扎尔特雪峰。

冰川从粒雪积聚的地方向山下延伸,缓缓铺展出数条巨大的冰舌,这些冰舌在积雪融化、冰面流水和冰川消融的作用下,长度和形状都在不断发生变化,并且会在冰舌前端形成冰洞和冰河,从中涌出大量的冰川水。摄影/李秋

第二天清晨,我们在向导和翻译带领下,骑着马在山路上行进了数个小时,抵达了这座横挡在夏特山谷南端的雪峰脚下。沿途经过的汗加依拉克,汉意为“王汗的草场”,分布着大面积的高山草原。沿河畔的云杉林里,不时点缀着牧民的小木屋和羊圈。

木扎尔特河由冰峰西南的方向流下。向导带着我们溯河而上,路越走越窄,越走越险,有些路段崖壁凸出,一边紧临冰河,骑马根本无法通行。但是等到终于登临冰峰,眼前突然宽阔起来。只见汩汩的流水从巨厚的冰川前端的冰舌之下流出,哗哗地汇入木扎尔特河,呼吸着清凉的空气闭目冥想,耳畔似乎回旋着一曲美妙的清音。待到登上一座叫“吉勒克加冷”的山峰后,眼前出现了一条更为宽阔的冰川,不远处还有座水面幽蓝、面积很小的冰湖。“吉勒克加冷”汉意是“马脖颈”,看起来恰如其分。大面积的冰川上面,覆盖着作为路标的碎石堆,向导告诉我们,只能到这儿,再往南去,他也不知道路了。

在木扎尔特冰峰停留的时候,我专门看了高山冰湖。碧绿的冰湖水面倒映着巍峨的雪峰,湖的北面,呈阶梯状的冰崖,层层相叠,好似白玉雕琢的巨大屏风,遮挡住了大约有两公里宽的冰川峡谷。跟我一起去考察的队伍里,有人试图向冰湖靠近,却被向导警告,他说冰层很不安全,有的部分已经断裂,一脚踏上去,有可能就会陷落下去,吓得大家再也不敢尝试了。

木扎尔特冰川
在靠近山坡的地方,被冰川挟带的碎石岩块构成的冰碛散落着,形成夹峙着冰川的城墙,要想攀登冰川,必须首先登临这些冰碛城墙,才能接近冰川。

覆盖在浅表岩石上的冰川,上面隆起很多冰棱,风化形成很多凸凹不平的图案,加上冰块之间的相互挤压,就形成了波浪一样的褶皱。在阳光下熠熠发光,似乎沉淀着百年寂寥的美丽。

古道上曾有人专门负责凿冰护路

夏特古道经过的木扎尔特达坂,山高坡陡,除了一座座冰墙和冰障的阻隔外,还要面对随时而至的滚石、雪崩和冰崩危险。

海拔3600米的木扎尔特达坂,位于托木尔峰地区,其北为昭苏县夏特河源头的冰川,其南为温宿与拜城两县的界河——木扎尔特河的源头。从天山南坡而下要顺水穿行于崇山峻岭的木扎尔特河谷,抵达克孜布拉格山口的破城子,其行程约70公里。

木扎尔特达坂所在的托木尔峰是天山山脉的主峰,也是现代冰川发育的地区和古冰川遗迹保存较为完整的地区之一。所以木扎尔特达坂在古代文献均有“凌山”、“冰岭”、“穆素尔岭”或“穆萨尔山”的记载。登上山顶,似乎进入了一个冰雪的世界,四周雪山巍峨,脚下是玉带一样一望无际的冰川,在山谷中蜿蜒而上,最后消失在雪海云雾之中。

据历史学家考证,木扎尔特达坂是唐代著名的弓月道的必经山口,从南路的安西都护府到伊犁的弓月城,此山口是一条最近的通道。当时官兵换防、商旅往来都是从此处通过。自汉唐以来,尤其是清代的伊犁将军府建置的历史时期,学者所著的《新疆图志》、《西域水道记》、《回疆风土记》、《勘界日记》、《冰岭纪程》等史志和游记,对此地多有详尽的记载。比如清军由伊犁进军南疆,平定大小和卓之乱即“借此路通南北”。为维护这条南北交通的冰道达坂,仅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就“每月派回人二十名錾凿蹬道”等内容都有相关记载。

据说清代还在木扎尔特山口附近驻有70户人家,专门负责凿冰梯,维修道路,不过如今已踪迹不见。现代人要通过一座座横卧于眼前的高大冰障,也只能手持冰镐在光滑如镜的冰墙上凿梯而上,艰难地一步步向冰川纵深处挺进,别无他途。

夏特古道
在新疆南北疆公路贯通之前,人们从南疆的温宿县到北疆的昭苏县要走2000余公里漫长的交通线。而全长不过120公里的夏特古道,只是穿越天山连接起伊犁和阿克苏之间的两个点,就构筑了伊犁通往南疆的捷径。尽管险峻异常,空间距离却缩短了数十倍。

处于消融状态的冰川,会在冰川底部、冰川表面和冰川内部形成不同形态的河网,那些冰川融水会顺着这些河网,时而流淌在冰川表面,时而穿行在冰川内部,时而潜伏在冰川下部,最终汇入冰河。尽管这些消融对于巨大的冰川体来说是最微不足道的,但是它却能导致冰河里的水瞬间暴涨。

冰川和冰河处处陷阱

全长只有120公里的夏特古道,却跨越天山南北两个气候带。木扎尔特冰川是山北的昭苏县和山南的温宿、拜城两县的地理分界线。位于天山北坡的昭苏和夏特温泉气候比较湿润,而位于天山南坡的拜城县和南木扎尔特河谷气候比较干燥,所以夏季气温升高导致木扎尔特冰川迅速消融,容易引发山洪,加上7、8月份雨量集中,占到全年降水的三分之二,对穿越古道的商旅形成极大的威胁。另外,冬季厚达数十厘米的积雪、冰冷刺骨的冰河和冰川也是难以跨越的障碍。

拿木扎尔特冰川来说,就步步陷阱。木扎尔特冰川长约30公里,宽不过2公里,它是由发源于雪莲峰下的巴什克里米斯冰川和来自5000米以上的雪山冰川在达坂附近汇聚而成的。

因为冰谷两侧的岩石脱落,在冰川上覆盖了一层褐色的石块,所以登高远眺,冰川像是一条褐色的巨龙,盘踞在皑皑白雪之上,一头昂扬向上,一端倾泻而下,气势逼人。向西南方向延伸的夏特古道,斜切冰川而过,距离仅为6公里,上面却是裂缝交错,冰塔林立,不仅会遇到冰桥、冰隧道、冰洞等,还有冰川融化冲出的数条深浅不一的冰沟,沟底冰河咆哮,声势惊人,稍有不慎,就会失足落入冰河,瞬间被激流冲走。

在这样的地带扎营,更是容易遇到困扰。尤其是暴风雪等恶劣天气,在必经之地的石垒屋遗址区域,没有屋顶的石垒围墙根本遮挡不住强劲的暴风雪,在石垒屋遗址附近的很多天然洞穴内,累累白骨即是历史的印证。

木扎尔特冰川
由于地壳在不断向冰川底部输送热量,所以冰川经常处于消融状态,当冰面融水沿着冰川裂缝流入冰川产生冰内消融后,会孕育出冰洞、冰漏斗、冰井和冰隧道等景观。通过冰洞里的隧道,可以走到冰川底部。而冰洞之中,则像一个水晶宫殿。

在一些融水面积较大的冰川上,从冰舌末端流出的冰内河流,往往会冲蚀形成幽深的冰洞,洞口看上去就像一个巨大的古城拱门。倘若加以留意,会发现有些冰川拱门已经融化断裂。

古往今来,穿越木扎尔特冰川古道时险境丛生的冰川、雪崩和裂缝,以及暴风雪,都是人们常要经历和面对的危险,所以即便是在探险装备齐全的今天,这个区域依然被认为是夏特古道探险中最高危的区域。

尤其是在木扎尔特冰川南部的垭口,地势更是险要,垭口只有100多米宽,垭口两侧的山峰却陡峭险峻,壁立千尺。绝壁上隐约还能看到碉堡和用卵石修建的兵营。因为垭口两侧峭壁林立,无法通行,只能翻越冰川通过。但是千百年来,冰川退缩导致冰川末端落差增大,要想循着冰川下到谷底,对体力、耐力和精神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除此之外,冰河也是夏特古道上不可小视的危险。在天山南坡,冰雪融化之水汇入木扎尔特河,然后携带着泥沙奔流而下,仿佛是一匹脱缰的野马,翻起银白色的浪花,汹涌澎湃地直泻至克孜布拉格山口处的破城子。

所以下山的这段路程并不轻松,因为大多数时候,所行走的路线都要穿行于木扎尔特河两岸之间的主河道或支河道,天山的雪水冰冷刺骨,水流湍急,行程中多次重复地涉水,双腿长时间处于冰冷麻木的状态,很容易站立不稳被激流冲走。到了最后,即使是驮物资的驴马也都拗着不愿过河。而河底也是深浅各异,地形复杂。因此有“冰河”之称的木扎尔特谷被称为“死亡之谷”,对于穿行者来说又是一次生死关口的挑战。

就在这条冰河之上,2002年就发生过乌鲁木齐市登山探险协会主席被吞噬的惨剧,而在我写这篇报道时,又有探险者从冰崖滑落被冰河冲走的消息传来。

夏特古道沿途要穿越许多高山垭口,山路艰险陡峭,通常是从一座高山上下来,就面临另外一个高山峡谷区,那些看起来宽阔平缓的垭口之间的缓坡地带,到处都堆积着冰川携带而来的碎石岩块(上),其中还分布着一些不规则的冰漏斗和小冰湖(下),让行人举步维艰。只是远处冰雪覆盖的美景,还多少给人一些安慰。

木扎尔特冰川
夏特古道是一条线性的历史博物馆

夏特古道的终点,在木扎尔特河的西岸,也就是地处克孜布拉格山口的破城子,当地牧民称之为“官店”。从夏特牧场到达这里,沿途除了绮丽的自然景观之外,人文遗迹也是随处可见。所以今天有人在描述这条古道时说:“眼睛上了天堂,身体进了地狱。”

据考古工作者调查,夏特古道南端的破城子现存有高大的石垒城墙和土筑墙垣,及居住房屋遗址和历经汉唐保存下来的建筑遗存。沟口外的坡地上分布着汉代至唐代的墓葬,以及草原石人墓葬等。而古道起点的昭苏县,既是享有“天马之乡”的乌孙故里,又是西汉王朝细君公主的长眠之地。这些遗址都印证了夏特古道在丝绸之路上的地位和贡献。

从昭苏县城通往夏特乡的路途中,都能看到坐落在草原中的夏特古城遗址和波马古城,还有夏特土墩墓群和夏特石人等。夏特古城,原称“下台古城”或“夏塔古城”,位于夏特乡政府驻地北约19公里处的夏特河畔。如果不是身临其境,很难想到昭苏大草原上会筑有这么一座古城。

古城遗迹
在木扎尔特达坂垭口两侧的绝壁上,迄今还可以看到碎石垒砌的碉堡(上),据说是守卫这里的士兵留下的。但是不知为何会矗立在如此高的位置上,后人推测冰川原本是一直延伸到绝壁之上的,后来冰川退化,中间断裂,形成高大的冰墙(下),这些碉堡遗址就遗留在绝壁之上,离地越来越高,变得难以攀越。

古城位邻夏特河的西岸,现存城址近似方形,仅存南、北、西三面城墙,东部临河,所以夏特河为天然屏障。土筑的墙垣,夯层8—23厘米,北城墙长约390米,南墙长约212米,西墙长约480米。墙基底宽11米左右,顶部宽3米左右,残高3.9米,城垣残存有角楼建筑遗迹。在西城墙南部和南城墙各有一处自然缺口,似为城门遗迹。城内残存3处高于地面的建筑台基遗址,周围散布许多残砖和碎瓦。城墙外有环城的护城壕沟通向夏特河床,壕沟宽20—40米,深约5米。

在古城西墙壕沟外百余米的地方,还散见着多处人工建筑遗址,其中有两处十分显著。一处呈方形的建筑,南北长约100米,东西宽约50米,残高2米;另一处分布有6个高于地表的小台基建筑遗址。

古城内外和墙外的地表散露出大量的残砖、残瓦、残陶器和炼渣残块。砖有青灰色和红褐色两种类型,比通常我们所见到的砖石厚。瓦是灰色布纹瓦,生活用的陶器皆为夹砂红陶,包括罐、盆、碗、缸、瓮之类,陶器口沿部饰有凸起的卷草纹及刻画的线条纹。

古钱币
在坟堆周围的沙地上,散落着许多古钱币,用登山杖稍微扒拉一下,便可以捡到一枚(上)。古币是清代的,上面的字迹清晰可见(下)。

另外在夏特古道哈达木孜达坂和木扎尔特山口附近,还经常发现刻在石块、石壁上的文字。据专家考证,刻在巨石上的文字是维吾尔文和三区革命军的徽记,1945年三区革命维吾尔军曾经由此展开出击南疆阿克苏的军事行动(上、下)。

文字
根据古城的墙垣建筑规化及建筑材料等遗物分析推断,夏特古城初建于唐代,宋元时期仍在发挥着作用。夏特古城西北25公里,位于特克斯河南岸的波马古城,其建筑时代、规模和形制应早到唐代。1997年,在古城南部的山前草原的土墩墓中出土了一批国宝级的金器、银器,以及缀有金珠的织绣和“富昌”织锦等珍贵文物,印证了昭苏地处丝绸之路上的特殊地理位置。

昭苏盆地草原和特克斯河流域广泛分布着一种“有冢墓”,即俗称土墩墓,其中夏特地区最具代表性。这类地表高高堆起圆丘形的土墩墓,呈南北向的链状凸显在草原和山前地带。

20世纪60年代以来,考古工作者在昭苏的萨尔霍布、夏特和波马曾发掘过一些墓葬。经过发掘,封堆下大都有长方形竖穴土坑,有些还修建木椁等,单人葬、合葬均有,多仰身直肢,随葬有陶器、铜、铁、金、银、骨器等。经初步研究认为,土墩墓葬的民族文化属性有异,时代从公元前7世纪至前2世纪,某些地区可延续到6世纪。曾是游牧于伊犁地区的塞、乌孙、匈奴和突厥人的历史文化遗存。

站在温宿大峡谷向西北观望,就是著名的天山雪莲峰。黄昏来临,天山雪莲峰变得越发沉寂,夕阳透过缠绕山顶的一缕薄雾,在冰雪遍布的山顶投射一片金色的光晕,看起来像丹霞岩壁一样迷人。

石人墓是夏特古道上另一类常见的风景。据初步统计,至今所发现的新疆草原石人墓约200座。分布范围东起阿勒泰地区的青河县,西至哈巴河县、吉木乃县的阿尔泰山南麓,塔尔巴哈台地,准噶尔西部山地,博尔塔拉地区,以及天山北部和伊犁河流域的广袤草原地带。其中石人分布最多的是阿勒泰和昭苏等山地草原。

昭苏小洪纳海已成为石人聚集的家园。陪同者告诉我们,昭苏县为了保护石人,已经把散置在各地的石人迁于此处。小洪纳海石人后面还有一座石堆墓葬。其中一个石人,面向东而立,高约2.3米,圆雕的头部戴冠,冠中间饰以圆环,窄边,平顶。脸形长方,圆下颌弧眉,细眼,鼻窄而直,只不过嘴部是缺失的。石人的右胳膊是弯曲状的,左胳膊放在腹部,手里像握着东西。石人背面也表现出了冠帽以及长长发辫至腰下的形状,值得注意的是,石人的身下还刻有粟特文字。据学者研究,这尊石人所代表的身份和地位很高,可能是唐代活跃于此的西突厥汗国首领人物的雕像。夏特石人置于夏特沟谷,其造型特征同木扎尔特河的包孜东石人风格相近似。

这些充满人文色彩的历史物证,无疑是昔日丝绸之路夏特古道上辉煌的记录,它们同古道上冰川、绝壁等绮丽壮观的自然景观一样,因为在历史、人文、旅游、生态、登山探险等方面的特殊价值,将会成为越来越受关注的珍贵遗存。

随着人们对夏特古道的探险考察活动越来越多,古道上鲜为人知的历史遗迹,还会越来越多地呈现出来。

0
爱新疆旅游

不去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不去伊犁不知中国之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