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要讲的不是新疆有多美

旅行者日记 2018-10-02 549 次浏览 0 条评论

即使已经回来一个月

在新疆遇见的那些景,那些人

依然难以忘怀...


从乌鲁木齐出发!

大人小孩都很激动!


“舌尖上的新疆摄制组”来到了奎屯

蟠桃正当季,甜美多汁入口即化!


只在草场上踢过球,还真没在草原上踢过!

小孩们用自己的方式记住了唐布拉草原

一年四季被学校和家拘着的姐妹花

此刻在广袤的草原上,尽情释放天性


巴音布鲁克的九曲十八弯美得放肆

最幸福的一刻定格


四年后再见赛里木,烟波浩渺水光敛艳

如梦似幻,再次被惊艳

唐布拉·天然派对

晚上我们被热情拉进几个哈萨克牧民的小型聚餐。

气氛在我们十几人加入后一下子热闹了起来,原本笑嘻嘻喝着马奶酒,吃着羊肉串的男人突然弹起马头琴,另外几个牧民像被按了开关键,纷纷站起来附和着音乐舞动身体,脸上洋溢着一种简单快乐的笑容。

我们起初被吓得一愣一愣:新疆人看起来挺老实腼腆的,怎么一言不合就要开派对了呢?

但当时氛围极好: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欢快愉悦的音乐,热情奔放的人儿,我们犹豫了一瞬后也被感染了,什么陌生什么矜持全部滚吧,当下除了听从内心舞动自己的身体,还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呢?

快乐不止一种,但他们的,就那么简单。

在喀拉峻遇见了哈萨克婚礼的标配节目:叼羊

黝黑的哈萨克男人在马背上如履平地

可怜的羊羔子被扔来抢去


征得同意,我随意拍了一张

临走时她们居然给我分享食物


控制不住从区间车冲下来,拍一下新娘子

哈萨克族人的婚车

喀拉峻·赛尔江

喀拉峻给我的感觉

就像脱离了凡尘的一片净土

美到只配神居住

喀拉峻太美,我抛下大部队独自留宿山上的毡房旅馆。


赛尔江是毡房老板,还经营着一个马场

马夫都是从喀拉峻附近的山里过来

住得远的往返得4个小时


马场最小的马夫只有七岁左右

一到暑假就去马场打工挣学费

赛尔江长着一副典型的新疆人模样,憨厚老实,脸上总挂着“迷之微笑”。听说我想看日落,二话不说就开着他那辆布满泥浆的桑塔纳,带我开往喀拉峻的至高点。

当天下过雨,刚才还牛逼轰轰的老爷车看到高高的陡坡就立马歇菜,赛尔江果断扔下他的车,带我爬山。路面陡而湿滑,野草长势喜人,我爬没一会儿就累得不行,赛尔江同志秉承着不抛弃不放弃的原则,一路默默搀扶着我慢慢爬上了山。

山上海拔高,又湿又冷,他脸上依旧带着“迷之微笑”,又是帮我拍照又是陪我拍延时...

用延时记录花斑森林的美


若多一些云层,让夕阳染上晚霞就更完美了

赛尔江的媳妇儿是我见过最美的哈萨克女人

非常勤快,一直忙着为我做丰盛的晚餐

哈萨克族小孩非常乖巧可爱

毡房很干净,被子还散发着清香

勤快的哈萨克女人,一大早就起来挤奶了


牧民都是逐草而居的

如果清晨看到有人背着孩子

打包帐篷,赶着牛羊浩浩荡荡经过

千万不要大惊小怪,那是转场的哈萨克牧民

禾木·别尔克

别尔克是我请来陪我从喀纳斯骑马到禾木的马夫。

我最初喊他“别尔克大叔”,但其实他才89年

牧民们因从小就干很重的体力活

常年累月晒着,所以皮肤看起来很显老

途中我们到牧民家里歇息

两小孩实在太可爱了!

她静静看我摆动作凹造型这个阿姨真的很逗

主动要求我同她合照

也不会说普通话,叫别尔克翻译给我听

不要看“别尔克大叔”是个马夫,其实他是从新疆农业大学毕业的,他家是农民家庭,父母非常了不起,把三个小孩都培养成了大学生,他说弟弟读建筑的,妹妹在哈尔滨读书,今年暑假毕业了。


别尔克的爸爸,唱歌很有感染力

最开始的两天,别尔克表现得很腼腆,我们一路都没有交谈,但他和马的互动却很多,一人一马经常哟嗬哟嗬的,这才展现出那种游牧民族的粗犷。后来我俩熟络了,一边喝酒一边唠嗑,他说,现在跑一匹马能赚300块,比那些在城市里上班的同学赚的多很多,偶尔他们还会向他借钱。

听说他和朋友合资的客栈,正在禾木修建中,我给他出了很多主意,怎么设计呀,怎么经营啊,怎么化劣势为优势啊,我们畅聊了很久很久,他脸上的那种憧憬至今仍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明年秋天我还会再来

继续住赛尔江的毡房,看看别尔克的客栈

我遇见的新疆人是这个模样的

简单,淳朴,无欲无求

你呢?

0
爱新疆旅游

不去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不去伊犁不知中国之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