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纳斯的秋色摄影游记

旅行者日记 2018-09-29 701 次浏览 1 条评论

九月末的喀纳斯,雪峰耸峙,绿坡墨林,金色的胡杨林,浮光跃金。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被喀纳斯的秋色霸屏。喀纳斯的秋天,蓝天如洗,层林尽染,满目流金。高超的摄影和文字都无法表现出喀纳斯的那份纯净与美。最先知道喀纳斯是因为它闻名于世的湖怪,当喀纳斯渐渐撩开神秘面纱的时候,喀纳斯山林犹如画屏,光彩夺目,惊艳了世人。喀纳斯的秋天,宛若童话世界。雪山下,茫茫的草原,幽深的原始森林,碧绿的湖水,神秘的湖怪,古朴的图瓦人,牛羊悠闲散步,小木屋炊烟袅袅。

徒步三湾是最惬意的时了,天空偶尔飘着蒙蒙细雨,偶尔云开雾散,阳光瞬间洒落,金色的白桦树和翠绿色的松柏相间,五彩的丛林涂抹上一层耀眼的金光,明媚耀眼,山林犹如画屏,翡翠般的湖水,色彩随光线变换,茫茫草原上悠闲吃草的牛儿,沿着河边慢慢行走,人如在画中游走。
喀纳斯

月亮弯是喀纳斯的标志性景点,美丽静谧,喀纳斯湖在这里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如弯弯的月亮落入喀纳斯缤纷的峡谷里,如诗如画,令人流连忘返。
卧龙湾清澈透明,水色碧绿,沙洲树木茂盛,似静卧在水中的卧龙,神秘又美丽。

攀爬到高高的山顶,到达观鱼亭,喀纳斯湖豁然出现在眼前,神秘喀纳斯湖怪闻名于世,隐藏在阿尔泰山中的喀纳斯湖,碧蓝湖水,绚丽秋色,常年接近零的冰冷湖水,从北滨光洄游的大红鲑鱼,神秘又冷艳。
喀纳斯

夕阳下,喀纳斯湖水从河湾湍急流淌,清澈的湖水,白桦林流金溢彩,壮观的冰川映衬着碧蓝湖水,构成一幅天然画卷。

清晨的喀纳斯,云雾弥漫,太阳冉冉升起,牛在悠闲的吃草,大雁掠过天。

这些图瓦人究竟来自何方?一直是一个不解的谜,有的学者认为,图瓦人是400年前由蒙古迁入的,是蒙古族一个古老的分支;也有的专家认为,是成吉思汗西征时遗留下的部分士兵家眷繁衍生息而成;也有学者认为是500年前由西伯利亚迁移过来的;还有学者说图瓦人很可能是印第安人的祖先,说法众多,至今没有定论。
官方称他们为蒙古图瓦人,禾木的意思是熊胸前的油,很久以前,他们的祖先来到这里,这里的棕熊几乎成群结队,他们勇敢的祖先杀死了熊,将熊油分给每一个山民,所以山民们把这个村子取名禾木,这个传说是图瓦人关于自己历史的唯一信息。

图瓦人现在仅存三个村落,禾木,喀纳斯村和白哈巴村,禾木村是图瓦人最远最大的生活居住地,禾木村位于阿尔泰山的一个大河谷里。清晨的时候,禾木村总是云雾缭绕,飘飘渺渺,如置身在仙境里。
喀纳斯

秋天的禾木是金黄色的,白桦林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哗哗流淌的河水,放牧的人,小木屋炊烟袅袅,一弯彩虹挂在天际,与绚丽斑斓的山色遥相呼应,优美,恬静,是一处绝美的世外桃源。

路过喀纳斯去白哈巴,正是下午四点,斜阳穿透白桦林的金黄树叶,流金溢彩,像一帘幽梦。
住在加汉家的小木屋里,雪山,流云,恰巧夕阳西下,加汉打开他家的栅栏,把我们送到他家背靠的山坡上,看晚霞开在天边,看夕阳渐渐沉没,山下的小木屋炊烟袅袅,倦鸟西去,牧羊犬赶着牛羊回家。
白哈巴满足了我对阿尔泰山区的所有想象,所有能想到的都在我的眼前,立刻调整了行程,放慢了脚步,决定在这里多住几天。雪山静卧,蓝天白云,毡房旁边就是我们住的小木屋,雪山下,层林尽染,山坡上安静伫立。

图瓦人的房屋用原木筑砌而成,下为方体,上为尖顶结构,游牧时仍在蒙古包。
两根原木之间夹得藓苔草,能够起到密封原木缝隙的作用,保温防风。清晨中的白哈巴,山坡上高低错落的小木屋,炊烟弥漫,群群的牛羊从村子里悠闲出来,到山坡上吃草。

两颗伫立着的白桦树,在阳光下,流金溢彩,辉煌而荣耀。

喀纳斯

西北第一村,对面山上就是哈萨克斯坦。
大峡谷对面的山据说以前是中国的,后来中国做出了让步,已哈巴河为界,这样,对面的山就成了哈萨克斯坦的山,听起来有点令人匪夷所思。

0
爱新疆旅游

不去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不去伊犁不知中国之美

1 条评论

  1. 图图

    好美丽,这个季节的喀纳斯跟仙境一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