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童话世界的中国第一村—禾木村

北疆景点 2018-09-23 637 次浏览 0 条评论

禾木村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布尔津县下辖的一座村庄。位于新疆布尔津县喀纳斯湖畔,是图瓦人的集中生活居住地。是仅存的3个图瓦人村落(禾木村、喀纳斯村和白哈巴村)中最远和最大的村庄。禾木村的房子全是原木搭成的,充满了原始的味道。最出名的是万山红遍的醉人秋色,炊烟在秋色中冉冉升起,形成一条梦幻般的烟雾带,胜似仙境

禾木村最惹人注目的就是那一栋栋的小木屋和成群结队的牧群与雪峰、森林、草地、蓝天白云构成了独特的自然与文化景观。这些小木屋已成为图瓦人的标志,小木屋基本有大半截埋在土里,以抵挡这里将近半年的大雪封山期的严寒,特别的原始古朴,并带有游牧民族的传统特征。

这里水源充裕,牧草丰美,绿色的大地上散布着一座又一座牧场。金色的阳光柔和地撒在山谷里,大大小小的牛群、羊群像一簇簇野花点缀其中,时而能看到白色的毡房飘着缈缈炊烟,骑着马儿的牧民悠闲走过,一切的风景都让人感到好轻松,所有的烦恼和重压都在风中消散。这条大路的终点,就是美丽的禾木村。

在禾木村子周围的小山坡上可以俯视禾木村以及禾木河的全景:空谷幽灵、小桥流水、牧马人在从林间扬尘而过……原木垒起的木屋散布村中,小桥流水,炊烟袅袅……古朴的山村景致,像喀纳斯湖一样充满神秘色彩。

禾木村

房顶一般用木板钉成人字型雨棚,房体用直径三四十公分的单层原木堆成,既保暖又防潮。喀纳斯区域最美的秋色在禾木,层林尽染,绚丽多彩,是一处典型的原始自然生态风光。

在禾木村周围的小山坡上可俯视禾木村以及禾木河的全景,远观日出、雪峰与涓涓溪流,近览图瓦人家,是拍摄日出、晨雾、木屋、禾木河的绝佳取景地。

禾木村的面积并不大,一进村口就看到路旁一排简朴的民居旅馆,再往前走是禾木河乡的乡政府和学校。禾木河流淌在群山环抱的平原上,在平原的高坡和洼地上,散布着一座座土瓦人的木屋。

禾木村

在新疆美丽的哈纳斯湖旁,有一个小巧的山村——禾木村,它素有“中国第一村”的美称。原木垒起的木屋散布村中,小桥流水,炊烟袅袅……古朴的山村景致,像喀纳斯湖一样充满神秘色彩。

村子在群山的环抱之中,山并不很高,但是上面有着成片成片如画般的白桦林,不知道应该怎样描述它,任何语言的描述都是徒劳的,自然永远超出我们可以形容的范围。村子里的房子都是用原木盖的,院子的栏杆,房子的屋顶还有窗框上都用了鲜艳的色彩,十分赏心悦目,当阳光撒在上面的时候就觉得那么生气勃勃,靠近禾木河的房子大多是老房子,鲜艳的颜色在这里换成了岁月的沧桑,屋子很低,而屋顶上也因为鸟儿撒下的种子而长出青草,很奇异的感觉,一路上草还是绿的,悠闲的马儿牛儿就在那里吃着草。 到河边,对岸便没有村庄,纯是自然的领地了,一座小小的木桥横在河上,感觉过了河,那边的世界便再与现实世界无关了。禾木河就在那里流淌着,非常秀丽,乍一看,它和稻城的傍河很像,二者几乎合二为一,可是仔细看,脑中重叠的影子又分开了,傍河是安详的,无忧无虑的,高原的阳光和神圣的宗教给了它坦荡的气度,在傍河边我什么都不会想,也什么都不想想,也许因为这里太靠近俄罗斯了吧,所以连河水都一如那个文学巨匠辈出的民族,绚丽而深沉。河边的小道上铺满了金黄的树叶,一阵风吹过,树上的叶子便也无声地落在肩头,脚下,告诉你有些东西永远过去了。

禾木村

这座古村落在寂静中显示出自己的符号王国,一间间图瓦人家的木头房子在夕阳中泛起金光,方方正正的,所以整个村庄看起来也显得有棱有角。那一个个曲折半开的木栅栏皆为松木,经历漫长岁月,变成了温暖的金黄色,具有迷宫似的风格,带着草腥味的牧草与夏日景致纷纷涌入睡眠。

禾木村的木屋很有特色:是由村民将木头两端挖槽后,相互嵌扣,一根根向上垒建而成,屋顶普遍采用人字形坡屋顶。每家的门一律朝东开,盖新屋上梁的时候要扯白布子,当地人说是祈福的意思。他们用松木搭建出的一幢幢屋舍之中,每一根木头缝隙的连接处都要用一种叫“努克”的草填满在木头缝里,这种草吸水后膨胀将缝隙填满,墙壁就会变得密不透风,这样就能遮挡风寒。他们不砍活树。
这座古村落在寂静中显示出自己的符号王国,一间间图瓦人家的木头房子在夕阳中泛起金光,方方正正的,所以整个村庄看起来也显得有棱有角。那一个个曲折半开的木栅栏皆为松木,经历漫长岁月,变成了温暖的金黄色,具有迷宫似的风格,带着草腥味的牧草与夏日景致纷纷涌入睡眠。
木头是粗大笔直的红松木,通过锋利的金属器具砍、削、锯、成为梁、柱、檩。整个一间房子的构件放在空地上,有细长的橼木,粗圆的木檩,还有一大堆黄泥,呈现出了一个完美的土木世界的组合。
全部是用当地的建筑材料堆砌、构架、隔造、覆盖——图瓦人独特的隐秘空间由此诞生,供他们在此居住,生育,储物,衰老,忍受并走向死亡——而数十个、成百个这样隐秘的空间在禾木村参差聚集,便成为我在阿勒泰北部连绵山脉中所目睹并且正在深入的迷宫。
在禾木村,当地人的木头房子大都是尖顶长方形,有在地形高敞、干燥的山坡上独立着的,也有在平地上数10间连在一起的。房子里面,若干木柱上架设有檩木,檩木上放置橼木,其橼木上涂抹草泥即为屋顶。而地面上,仍是草泥抹面。阳光倾泻下来,虽不刺眼,但一股股的热风劈头盖脸地扑到脸上、身上。

禾木村

禾木河自东北向西南流淌,原始落村与大草原和谐自然的融为一体。进入禾木河区域,沿途几乎不见牛羊踪迹。8月天也是村民打草的季节,只有在已打过草的草地上,才可偶然看到少许牛羊。禾木河的草长得太野了。在夏季,如果降雨比较平均,草的高度可以超过两米。骑在马上远远望去,只能看到人的脑袋在草上晃动。满山遍野除了长树的地方,其它的一切都被草厚厚地盖住了,就像冬日厚厚的积雪一样。不过,一个绿一个白;一个充满生机、一个表述休眠。
禾木河的草多,是禾木人能够一年四季生活在大山深处的主因。与秋天下山的牧人不同,禾木人从每年7月中旬就开始了打草的活计;山下的牧人打草用10天左右,禾木人要打两个月,直到草枯了雪落下来了才停止。
冬季,禾木的雪有两米深。禾木人家里养的牛羊无法到野外采食,只好吃主人在夏季储备的干草。打的草太多来不及运回家,只好在原地堆成一个又一个沃陶。
沃陶在蒙语里就是草堆的意思。沃陶外面用木头围起来并挖上水沟,防止牲畜跳进去。牲畜跳不进去,遇到大雪灾时,马鹿倒是跳进去不少。每个沃陶大约堆30方草,也就是两吨左右,每家视自己家牲畜的多少拥有不一样多的沃陶,最多的人家有三四十个沃陶。这么多的沃陶,是当地人一扇镰一扇镰打出来的。
到了冬季,牛羊不能去野外采食时就靠人用马爬犁一爬犁一爬犁把草运回家里喂养。羊的刨食能力差,舍饲的时间长达七个月,因此当地人喂养的大牲畜牛马较多而羊较少。一般来说,禾木河的村民都有两个住处,一个是夏季,一个是冬季。但没有毡房,都是原木建起的尖顶木屋。这些木屋也是跟白俄罗斯人学的。

门票信息
80元(60元门票+20元古村保护费),禾木门票站至禾木村区间车100元(只能坐2次,不能无限次乘坐);喀纳斯贾登峪门票站至禾木村区间车200元;禾木河漂流价格200元/人。
如果是骑马的话,可以不用购买区间车票。若回程想坐区间车的话,需60元

0
爱新疆旅游

不去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不去伊犁不知中国之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