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阔克塔斯村品尝亲戚的冬宰宴——“索胡木巴斯”

新疆旅游攻略 2019-01-27 750 次浏览 0 条评论

曙光与星月同辉,雪原共长天一色。

新疆旅游

那天,就是在这样一个晨曦载曜、美妙皎洁的清晨,我在亲戚叶尔肯别克·艾德肯家喝罢早茶。然后,我利利索索完成了手头工作便背上行囊迫不及待地前往村民哈布都初克尔家。

哈布都初克尔是我的同事周永的亲戚,他与叶尔肯别克一样都是阿勒喀别克克孜勒喀英阔克塔斯定居点的牧民。早在几天前,哈布都初克尔就向我发出了邀请:“过两天来参加我们家的“索胡木巴斯”吧(译:冬宰宴)。”

我如约而至。晌午时分,我们一起喝了奶茶吃了包尔沙克和馕。肉还未出锅,已是满屋飘香。一直等到晚上10点钟“索胡木巴斯”才正式开始。

新疆旅游

在阔克塔斯,牧人们把1岁龄的羊叫套克得,把2岁龄的羊叫包依拉克。我的亲戚叶尔肯别克以及他的妻子努尔巴合提曾经告诉我:“在我们这里每年冬宰,一户牧民一般来说会宰杀1头牛2只羊;或者1匹马、2只羊。宰杀的马最好在11至12岁之间,牛最好是5至8岁龄,羊最好是2岁龄的包依拉克,这样的马、牛、羊肉质最好。”

特别是“体大如牛,尾大如盆”的阿勒泰大尾羊,以其肉质细嫩坚实鲜美而被赞誉戏称为:“走的是黄金道,吃的是中草药,喝的是矿泉水,穿的是毛革服,住的是宝石窝。”早在唐代贞观年间,阿勒泰大尾羊就被作为贡品进献朝廷。

冬宰过后,从上一年的12月份直至当年3月份开始转场前,都是乡亲们“索胡木巴斯”的时间,大约会持续3个多月。在这段时间,乡亲们通常会相互帮忙宰杀牲畜并相互宴请,每次宴请一般会连续2个晚上。随后,还会陆陆续续宴请自己的亲戚朋友,这也算是对自己一年来辛苦付出的一种犒劳。

我很早就听说过“索胡木巴斯”这个词,但一直没弄明白是什么意思。有一次,我问巴合江“索胡木巴斯”是什么意思,巴合江先是用哈萨克语查问了他的母亲,又咨询了他的父亲,接着征求了他哥哥的意见。最后,他一本正经地告诉我:“索胡木巴斯就是吃老乡的冬宰宴。”

巴合江今年12岁,是我的亲戚叶尔肯别克的小儿子,在哈巴河县萨尔布拉克镇牧业寄宿制学校上小学六年级。只有到了节假日才能回家与家人团聚。别看他年纪小,由于从小使用“双语”,他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水平在村里已经相当了得了。

每户牧民“索胡木巴斯”通常会摆两桌筵席,老人们一桌,年轻人和孩子们一桌。在筵席正式开始之前,大家通常会玩一种叫“哈勒塔”的纸牌游戏。大盘肉上桌后,大家开始边吃边聊夏牧场的草情、冬牧场的雪情、牛羊出售的行情、草料的储备、牲畜的越冬度春和接羔育幼等诸如此类的家常话。

哈布都初克尔是村里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家里4个孩子先后考取了大学,现在已经有2个孩子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2018年12月10日,县、乡、村三级领导一同看望他并送来了2000元慰问金还勉励他说:“困难是暂时的,前途是光明的,以后如果有什么困难,我们还会竭尽所能,你们的日子会越过越好的。”哈布都初克尔满怀感激地说:“感谢领导们大冷天来看望慰问我们,这都是党的惠民、利民、富民政策好啊,让孩子们一个个都圆了大学梦,如果没有党的扶持帮助,哪有我们的今天,哪有这么好的日子。”

大千世界,不论是哪个民族或者哪个人,礼尚往来,才能更加赢得彼此的好感和尊重,亲戚也才能越走越亲,从来就没有什么一厢情愿。在村里,乡亲们的饭当然不能白吃。

在我的住户工作接近尾声的时候,我的同事张军强打来电话说:“我一会儿到阔克塔斯来找你,然后我们一起去我的亲戚叶尔肯别克·海依萨家,他们家今天煮肉,让我们一起去。”

叶尔肯别克·家住新阔克塔斯,一家3口蜗居在3间平房里,房子没安装暖气,烧的是炉子和火墙。为了预防煤气中毒,张军强一来就为他的亲戚安装了一氧化碳报警器,并对叶尔肯别克说:“这个报警器是驻村工作队免费发的,你不用掏钱。”见他家电视没信号,张军强又帮助他家重新接好电视天线并调试好。然后,大家围坐在桌旁一边看电视一边品尝热气腾腾的手抓肉,穿着张军强送的新衣服,叶尔肯别克乐得合不拢嘴。

接着,我们又去了克孜勒喀英片区的牧民托留别克家,他们家有三个孩子,一个孩子上小学,一个孩子上幼儿园,一个孩子已蹒跚起步,小两口带着孩子们和他们的母亲住在一起,一家6口其乐融融。

住户期间,我和张军强认真按照《哈巴河县2018年12月干部职工住户工作任务清单》的要求履职尽责,并主动担任起了亲戚们的家庭辅导老师,通过批改作业、口语对话、课后练习、预习辅导等形式,重点帮助亲戚按照学习目标一起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

在牧区教授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过程中,我们发现牧民在书写生字时,经常会出现“倒插笔”,这不仅会影响字体美观而且影响书写速度。在托留别克家,每教一个生字,张军强都会拿着手机搜索出生字的笔顺,让亲戚照着一笔一划地书写。因为我们深知在边远牧区普及并提高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水平任重道远。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下村住户的日子又要告一段落了,在返回的途中,我兴然赋词一首,聊表纪念:

边关漫道,北风凛冽,阔克塔斯。眺金山苍茫,白雪皑皑;疏影蜿蜒,牛欢马嘶。朗朗乾坤,光天华日,民族团结一家亲。手拉手,索胡木巴斯,谈笑风生。

邀来左邻右舍。度良宵欢畅乐开怀。恰天寒地冻,膘肥体壮;大盘抓肉,有滋有味。安居乐业,乡风文明,和睦和谐共祝福。心贴心,哈拉角勒尕,欢聚一堂。

 

0
爱新疆旅游

不去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不去伊犁不知中国之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