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行(二十七 ) 禾木

新疆旅游攻略 2018-12-09 473 次浏览 0 条评论

禾木乡是中国西部最北端的乡,靠近蒙古、俄罗斯边境。禾木村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布尔津县下辖的一座村庄,是图瓦人集中生活的居住地,也是仅存的三个图瓦人村落(禾木村、喀纳斯村和白哈巴村)中最远和最大的村庄。

禾木村

来新疆之前,在了解禾木村时看了纪录片《神秘的图瓦人》,从而略知这个民族的古往今来。由于在中国境内的图瓦人和蒙古族有像似的生活风俗习惯,相同的相貌体质和服饰,加之存在着较普遍的婚姻关系、人口数量又很少,所以在民族划分中,将它们的民族成分归为蒙古族。尽管他们是与因俄国的侵占和外蒙的独立而从中国的版图中分割出去的俄罗斯图瓦共和国的图瓦人和蒙古国的图瓦人是历史上生活在一个地区的独立的民族。

禾木

阿尔泰山脚下、密林深处的禾木村,当地人叫它禾木喀纳斯,这里的人们自称为图瓦人,因官方把他们规划为蒙古族,所以民间称他们是蒙古族图瓦人。他们有自己的语言——图瓦语,但没有文字,也因此他们的历史被流传成多个版本。他们的生活以游牧为主,尽管政府在山下分给了他们一些土地供于耕种,但是他们实在不习惯农耕细作而纷纷返回山里放牧。因语言不通外界对于他们了解很少,只因他们酷爱喝酒而远近闻名。据说在一个冬天,这个只有八十多户人家的村庄,喝掉四十五吨白酒。禾木村因酒而得到人们的关注,因民族得到专家的重视,因喀纳斯湖的旅游开放让人们走进,因这里所有的房子都是朴素的小木屋而让人们喜爱。

最初了解喀纳斯风景区时,一直弄不清喀纳斯湖、白哈巴、禾木之间的关系,为此花费了好多时间才捋明白:喀纳斯景区是一个大的范畴,包括白哈巴、禾木,喀纳斯国家地质公园等八大自然景观区和三大人文景观区。即喀纳斯景区不单指喀纳斯国家地质公园(喀纳斯湖),每一处景观都是独立的门票;对于路线而言,贾登峪是进入白哈巴村、喀纳斯国家地质公园的入口,也属于喀纳斯景区。从布尔津出发,无论去白哈巴、喀纳斯湖还是到禾木,都要到贾登峪游客中心购票。然后在贾登峪游客中心乘坐旅游车前往所选择的景区。

我是从布尔津乘坐直达禾木的公交车,汽车载着游客到贾登峪购票后再到禾木村。

世界上图瓦人分布图,这些地方在民国初期还属于中国版图。世界上的图瓦人原本是生活在一起的同一源独立的民族

从布尔津出发去贾登峪途中是连绵不断的阿尔泰山脉,一路上蓝天白云之下群山连绵,雪峰入云,牧场辽阔,车在峡谷中逶迤前行,一路风景令我目不暇接。

车到贾登峪大家下车购票,检票后再返回来时的车(通常是布尔津直达景区的车)或转坐景区的旅游车(通常是从布尔津到贾登峪的游人在这里换旅游车)去各自景点。我和同行的游客购票、捡过票后再返回来时的车,车载着我们返回到来时的岔道口(岔路口与贾登峪大约15公里)一路东行前往禾木村。

在村口一下车就看见一片尖顶小木屋,还有木栅栏,和曾经看到图片上的一样,都是我喜欢的自然、古朴的样子。我顿时欢快起来!但,再仔细看,发现这里的小木屋,很多尖顶部分是铁皮搭建的,我相信这样的选择与成本、实用或别的什么有关,但“这里的房子都是原木建造的”的概念已经先入为主,尤其对“全部”的接受。所以对事实中的铁皮尖顶让我有种“夹生”或“瑕疵”的感觉,喜欢锐减一半。

下车站点附近有民居旅馆,一打听住宿很贵噢。我和几个孩子下个坡、拐个弯进了村子。路上遇到一个同车来的女孩,正在电话询问预定的青旅怎么到达,我们这帮人就跟着她来到了驴友驿站。游玩中发现,禾木村有好几个青旅。

我放下背包简单吃口饭就去村西禾木河对岸的台地——哈登平台了。登上哈登平台可以俯看全村,每一位来到禾木的游客必定会登上哈登平台一次以饱览禾木美景的。(可以租马上)

我站在河边看见禾木河上有三座桥,中间是吊桥,南北两边是木桥。我从吊桥上跨过禾木河登山哈登平台,观赏完禾木村全景后又从最北栈道下到禾木河边,沿着河边到最南边的木桥回村。

禾木村被评选为中国最美的十大古村之一,这里的质朴的木屋、奔腾的河流、寂静的白桦林。。。我在吊桥上跺着脚、撒欢地跑了一个来回才离开

“援疆桥”在新疆看到太多的“援疆”字样。

禾木

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是我国的基本情况。在世纪之交,我国适时地提出西部大开发战略,就是为了缩小地区差别。作为西部大区的新疆,风光秀美、资源丰富,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但是,多年来,新疆的经济发展却一直落后。必须补齐西部这块国民经济的“短板”,让全国各族人民都感受到社会进步,经济发展带给人们富足、繁荣是社会和谐 稳定的需要,是中华民族实现“中国梦”的需要。而西部大开发的中心是新疆。今天的新疆,从大漠戈壁到绿洲草原,从地面到空中,从北疆到南疆,到处都有内地援疆的人的足迹。援疆,不是简单的献爱心,不只是简单的“好人好事”,而是国之大策!

禾木河是额尔齐斯河的第二大支流,其源头与喀纳斯湖一样,都是雪山融化而成;子东北向西南流淌,清澈、碧绿、穿禾木村而过。我慢慢挪到河边,鞠一捧清冽的河水,仿佛捧着一潭湖,顿感拥有了所有清新。。。

过了河就离开了村庄。白桦林中一座灵巧的小桥跨过一道浅溪,河边饮水的几匹骏马被团团蚊虫骚扰得以重复的摇头动作驱赶着它们的叮咬

哈登观景平台果真是游客总览禾木村全貌的最佳位置,不等到山顶,登到半山腰就可以看到村子的全貌

禾木村面积不大,夹在两山之间的山谷中,不宽的山谷刚好可容八十多户人家居住;村子周围被茂密的白桦林簇拥着,树林的外侧山脚下是茵茵草原;村西边清澈的禾木河像一条绿色的丝带,在绿树的掩映中湍湍流过;原木建造的木屋沿河流方向分布,由于山不高,山谷便显得开阔,浅灰色的房顶在绿色的山谷中显得安祥,给人以古朴粗犷之美

哈登平台的沿边修有木质栈道和供游人休息的木凳,静坐那里呼吸着纯净的空气,面朝群山是一种真正的休息。

我从哈登平台的南边上,在北边下

禾木河是禾木村的母亲河,图瓦人喜山区森林地带,傍水而居。是禾木河留住了游牧到此的图瓦人,是禾木河让今天的我们看到图瓦人的民居,徜徉在神秘、古拙、原始的僻静小村中

吃过晚饭,与一起到达的孩子们在村子逛。

几匹马在身边嗒嗒而过,它们竟然自己能找到家

除少数新房的尖顶用铁皮铺盖外,村子里多数房子全都是用松木搭建的。室内有天棚、地板,屋顶尖斜,以适应山区多雨多雪的环境。平顶与尖顶之间的空间用来储藏杂物和饲料,这是图瓦人的建筑特色,据说只有在图瓦族人聚居的村庄才能看到。在我看来,图瓦人与蒙古族最大的区别就是住房的不同。但图瓦人在操办婚礼等事情时也会搭建毡房供临时用。

所有图瓦人的房子都有栅栏,栅栏多用于围住牛马。有些人家房前屋后都围有栅栏,有些栅栏外面还有栅栏用于菜地与牲畜的间隔。在平台看到远处一户人家,孤零零的在一片空地上也修有一圈栅栏。可见栅栏对图瓦人很重要。在我看来,栅栏无论出自防护还是自律,在禾木村那一根根松木栅栏已经是一种装饰了,与木屋搭配那么和谐、相宜得彰。

栅栏中间修有大门,如果可以,图瓦人家的大门或栅栏大门都朝东开。栅栏门有两种,一种是活动门,一种是横杆门。活动门推开即可;横杆门是由三、四根细长的木杆横搭在栅栏上,出入要将几根木杆一一取下来。据说这样的门,只有主人可动,外人不可擅自挪开进入。

和孩子们在村里转悠,孩子们去找牛马,我去找造房子的人家。

随着旅游业的开发,随着外来人口的进入,禾木村居民或把木屋出租给外来人,或也建新房开旅店。找到两户建新房的人家,直到观看到工匠们收工。

图瓦人传统的住房是全木结构,粗大笔直的红松有的削皮,有的不削皮一根根向上垒建,每根木头的缝隙处都要用一种叫“努克”的草挤塞。一般情况下,搭建一座房子需要两三个月,栅栏需用两三天时间。

这里的工匠告诉我,传统的木屋是若干木柱上架设有檩木,檩木上放置橼木,其橼木上涂抹草泥即为屋顶。而地面上,仍是草泥抹面

深夜十点多,手机拍到没电仍继续在村边逛着,路遇一群孩子们说笑打闹着往村里走,看到他们朝气蓬勃的身影,真真羡慕。

躺在青旅的小木屋中,呼吸着木屋松香的味道,还有窗外牧草的清香与看到的景致纷纷涌入睡眠。。。

临睡和孩子们约好早起去哈登平台看日出的,当孩子们叫醒我时,好像刚刚睡下。半夜入住一个孩子,大家怕影响她休息没有开灯,我也因此没有找到辫绳而披头散发地跟着孩子们出去了。

我们去得太早了?原来在哈登平台是看不到火红的日出的,起码我去的季节是那样的——太阳在山那边,犹如看不到夕阳一样。等了有两刻钟,终于看到一缕阳光投向远处的山顶,山头被染成粉红色,慢慢地阳光跳过山头把整个村庄照射的金碧辉煌。当看到太阳时,它已经出落成青春的模样了。

禾木村的景点不多,主要是到哈登平台看村庄全景、在河边散步、在早晨和黄昏时在村中散步看村民忙碌。据说禾木的秋天最美,色彩斑斓。我相信每个季节都有不一样的感觉,春天山花烂漫,夏天绿草如茵,冬天银装素裹、安静纯洁;相信无论你何时去,它都不会让你失望——那山、那水、那林、那木屋、那牛马、那人。。。

0
爱新疆旅游

不去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不去伊犁不知中国之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