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大美新疆(第三天)

旅行者日记 2018-12-06 536 次浏览 0 条评论

昨晚入睡时蒙古包里还生了炉子,我还觉得是比较暖和的,就那么和衣而眠睡得还挺香。眼睛一睁,突然就想到今早拍日出的心愿,腾地坐了起来,看见大家都还在睡着,蹑手蹑脚地起来拿起心爱的相机就出了蒙古包。

星月相伴我上山

这两座隧道高架桥出自陕西路桥的手笔

一出来就连打了几个冷颤,清晨的山谷气温还是挺低的,远远看见对面山坡一片朦胧,在山顶上还挂着一轮弯月,旁边还闪烁着一颗小星星,真好看啊!我就这么一个人披星戴月开始爬山,希望能尽快爬到山顶,找个最佳位置拍摄赛湖的日出。山上的小碎石很多,只能迂回向上爬,我越爬才越发现被教育山庄的老板给忽悠了,才不是他所说的爬10分钟就能看见赛湖那么简单,那是用飞的速度吧?我连续翻了两三个山头才勉强看见了赛湖,要想更清楚地看看赛湖及赛湖的日出,必须还要穿过一个黑幽幽的冷杉林,这时几只不知名的鸟尖叫着飞起,我望着冷杉林叹了口气,罢了罢了!就这么远远看看我深爱的赛湖吧,幸福的是这趟也不算白跑,我还看见了远远的雪山。清晨的阳光洒在雪山和赛湖上的景色很美,朝阳照耀的一瞬间,我觉得,我能清晰的听到大山的心跳,赛湖的心跳,天空的心跳,一切都有心灵,一切都在和我胸腔中的心脏相呼应,相呼唤,相应答,让我忍不住放声大喊:“新疆,我来了!赛里木湖啊,我来了,你们好美好美啊!”的确,回来后,我们几个人一直在给别人诉说着新疆的美丽,太美了,什么叫美?美就是一个能让人永远惦记的地方。大美有大爱,所以有机会我一定还要再去新疆。痴迷地在山上站了很久,远远看见蒙古包的中有人陆续出来了,就开始下山,下了一半,就听见老妈在呼喊我,忙连声答应着用更快地速度往山下跑,差点脚下一滑滚下山去。

天开始亮了,太阳就要出来了

远处的雪山真是无比壮美,不登上山顶,哪里能看得见呢?

终于看见赛湖朦胧的身影了

远看我们所住的蒙古包,真像一个个白色宝塔糖!(*^__^*) 嘻嘻……

雪山啊雪山

大家洗漱完后一致决定,去霍尔果斯吃早餐,霍尔果斯是殷哥给我们推荐的景点,老妈说反正也不远了,是祖国的最西边的门户了,去看看也无妨,大家还被进口巧克力和华美披肩所吸引,想去采购一番。霍尔果斯离我们所住的赛湖这就是一个小时的路程。去的时候途径果子沟大桥,这才知道,自己想象中的果子沟景点和所路过的“果子沟”就不是一个地方,实际上的果子沟景点,还要往山里行走几十公里,我们现在只能说是路过浏览下。果子沟的另一个名字是“塔勒奇达坂”(这次来新疆才知道“达坂”在维语和蒙古语当中的意思就是是高高的山口和盘山公路),是一条北上赛里木湖南下伊犁河谷的著名峡谷孔道,全长28千米。1218年成吉思汗西征,命次子察合台台率军,凿石理道,刊木为桥,始成车道。果子沟以野果多而得名,沟内峰峦耸峙、峡谷回转、松桦繁茂、果树丛生,尤其是野生苹果很是出名的。这次我也只能匆匆拍下这座新疆自治区公路的第一座斜拉桥,也是国内第一座公路双塔双索面钢桁梁斜拉桥。

果子沟大桥

果子沟大桥

很快我们就到了霍尔果斯,它是位于中国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一个陆路口岸,与哈萨克斯坦,隔霍尔果斯河相望。精伊霍铁路、连霍高速公路、312国道和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都在这里结束。这儿的哈萨克斯坦人众多,我们吃早餐时听人家叽哩哇啦打手机讲电话,愣是半个词都听不懂。殷哥找地方停车,让我们在过境口岸门口留了影,这时发现路边一个树下有张简易桌椅,有人在招呼说30元钱就出国了,到哈萨克斯坦溜达一圈,我们几个就鬼迷心窍地买了门票,傻乎乎地按人家指示的方向准备“出国”,结果成了这次新疆旅游最最不愉快的一段经历!不仅让我们几个人在烈日下排队一个小时,每人还花费了三十元大洋以及诸多要求和限制,就仅仅为了拍这个国界碑的照片,就是为了远远看一眼人家边境的白色栏杆,想看清楚些吗?再交20元用望远镜来一观吧!本来就很着急了,太阳很晒人,还有国人为拍照而抢占位置,令人烦不胜烦,所以当出来后殷哥笑嘻嘻问我怎么样时,气呼呼的我大声说这是什么出境游,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欺骗!也就没啥心情去逛什么免税店了,还是赶紧去看看自然的美景吧,我要去寻找我梦中的薰衣草花园!

很奇怪名字的检查站吧,就因为我的相机咔嚓了那么一下,就被在此执勤的警察要求查身份证。老妈是老年人,免查,薇薇一脸兴奋说,那个检查的小警察应该是哈族的,长得很帅,(*^__^*) 嘻嘻……我很赞同!

霍尔果斯的海关

霍尔果斯口岸,从此穿越过去,就是哈萨克斯坦了!

在烈日下暴晒一个多小时,就是为了和这个界碑留个影啊!

新疆伊犁薰衣草那可是声名远播的,种植面积已达2万多亩,产量占全国95%以上,同法国普罗旺斯、日本北海道、俄罗斯高加索地区一起成为世界薰衣草的四大产区。不过事先知道薰衣草每年至少开放两季,第一季在5月底至6月中旬,6月底收割一次;第二季在7月底至8月,9月底再收割一次。我们去的时候正好是7月中旬,时间上刚好有点青黄不接,大老远来了,还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给熟悉情况的新疆的朋友打了电话,按他的指点去68团,希望能遇上少量尚未收割完的薰衣草,殷哥熬不过我的坚持,开车返回我们来时的方向。一路询问,在去68团的路边看见一片盛放的雪菊,我们又尖声叫着停车,跑下去问老板后才确认了大片的熏衣草真的已经收割完了,心里那个遗憾啊!不过这片盛放的雪菊多少给原本挺失望的我们给了一些安慰。要知道,我对雪菊的价格也是有点了解的,没想到自己还亲眼见了这种在2011年被炒作的神乎其神、贵乎奇贵的,号称有着N多种神奇功效的植物,大一片金灿灿红艳艳,很是漂亮。这位回族老板不仅让我们拍照,得知我们专程为薰衣草而来,还把带我们到了他家,他家院内中有一块地种有少量的薰衣草,属于第二期的早熟品种。终于见到传说中的薰衣草了。量虽少,成不了“花海”,但也算圆了我们共同的一个和浪漫有关的美梦。好客的老板还给我们切了瓜,让我们免费品尝,很开心!吃完西瓜后,紫苏躺在摇椅上,摇着摇椅,闭上眼睛,醉倒在浓烈薰衣草的香氛中.....如果不是想着今天要按计划赶到昭苏去,真的都不想离开了。

边境小路与孤独的树

沿途花儿盛开

这个是路边野花,不是薰衣草

美丽的雪菊

艳丽的色彩

终于见到心念念的薰衣草了,虽然很少

想象下这样的花儿成为一片紫色花海的情景吧!

我们谢过好客的回族一家人,开始向特克斯、昭苏前行。特克斯县因八卦布局而闻名,据说是当年长春子丘处机随蒙古大军西征时倡议修建的,这个县城从1996年起就取消道路上的红绿灯,八卦城由此成为一座没有红绿灯的城市,整个呈放射状圆形,街道布局如神奇迷宫般,路路相通、街街相连。原计划是要好好深入到特克斯县城中去感受它的古老与神奇的,结果,去的时候为赶时间,也仅仅是路过,回来时又为了能在天黑前赶到新源县(我们又是玩疯了遗忘了时间)还是没能进入县城一探究竟,不能不说是这次的旅途中最遗憾的一件事情了。

去特克斯的路上遇见一自行车旅行者,佩服的紧

老妈就爱牛羊满山坡

天高云淡,云淡天高

从霍城——伊宁然后在阿克吐别克镇右拐后一直朝西行驶,经过特克斯后再行驶2个多小时,就到了这次我心中最最最美的地方——昭苏县了!昭苏号称“天马之乡”,也因汉朝时著名的“乌孙国”而闻名。当汉中的油菜花早已收割完毕时,这儿的油菜花儿“始盛开”,与汉中油菜花的美不同,汉中油菜花是“秀”美,昭苏的油菜花是“壮”美!临近县城就看见那漫无边际的油菜花犹如一条条金色的织毯席卷着广袤无垠的昭苏大草原,与天山遥相辉映,车缓缓行进在柏油马路上,满眼是金黄色的油菜花的海洋,我们被眼前的大美震撼了,这是上天巧手编织的花环,还是上天织就的金色地毯?仿佛一转眼的功夫,上百万亩的翠绿已经变成了明黄耀眼的花的绽放,菜花似锦、美轮美奂,让人仿佛进入了金黄色的海洋——昭苏,我们来了!

昭苏油菜花儿“始盛开”

金色的地毯一直朝天边延伸,很是壮美!

汉朝公主远嫁昭苏——古称“乌孙”

汉朝公主的“老公”原来是这个样子滴

天马之乡

0
爱新疆旅游

不去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不去伊犁不知中国之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