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天山八月—忍冬赤如霞

旅行者日记 2018-12-04 450 次浏览 0 条评论

从江南来到新疆,行走一段酷暑中的“雪满天山路”,寻找几只岁月遗落的天山故事,领略不一样的半夏时光。

阳光烈烈,香汗涔涔。除了天更蓝,云更白以外,天山脚下的气温与江南并无多少差别。

天池

打开行囊,取出金银花泡一壶降暑茶。金银花的学名忍冬,可我从来都唤它的小名。喜欢金银花清淡的口感,也喜欢它长在枝叶上好看的花朵。暮春初夏,银白或淡黄的花蕊星子般躲在嫩枝绿叶间,清新一片。它像小女生的梦,又多又易变,今天是熏染红尘的样子,明天是明媚脱俗的样子。不管如何变化,尽显温山软水的藤蔓脾性。

天山山脉,东西走向,逶迤莽莽,把新疆分成南北两半。天山有一高峰博格达峰,高耸云端,终年积雪。它的半山腰有一潭清澈透亮的湖名天池。天池的经典,在于美丽。有歌唱道:清秀如醉的容颜,倾国倾城倾满天。

在最美的季节,走近风华正茂的天池。山的明净,水的无尘,生长着无尽的诗意与闲情。蓝天是华丽的背影,白云是写意的装饰,不浓不淡映衬着远处的雪山,皑皑地,巍峨地,似一座让人仰望的皇城。近处的山头刀削斧劈般冷峻,累累的石裹着垒垒的岩,缝间长满笔直的塔松和云杉,突兀的山体巴着厚厚的绿苔,青葱浓郁,苍绿涛涛。山峦一屏接一屏,起起伏伏,虎啸生风。

天池的得名来自乾隆年间的一位好官明亮。其时,连年干旱,民不聊生。时任乌鲁木齐都统的明亮上天山寻水。千辛万苦之后,终于在博格达峰下找到了幽静的湖泊。凿渠引水,立碑纪念,碑文中有“见神池浩淼如天镜浮空”的句子,“天池”由此得名。天池犹如人间仙境,故又有瑶池美称。

天池的水与别处的不同,蓝得近似海。掬一捧,冰凉沁心。水面如镜,倒映着笼罩四周的山,胖胖瘦瘦,高高矮矮。白云浮在天上,也走在水里,寂寂的,慵懒成性。池水是在等待山谷幽幽的风吗?水边徜徉,脚下踩踏的池床尽是碎石沙砾,如果不是盛满高山雪水,它就是戈壁吧?谷底拐角处缓缓划来一叶小舟,船头梢尾的两人像一对儿。水生动起来,船尾的痕,推动了身边的波,荡漾开越近越粗,越远越碎的涟漪,似一抹清凉的薄雾。

夏天的水可以筑梦,因为四处都是青葱的岁月。那些遍开花儿的草地,缀着青果的灌木,还有茕茕孑立的老树,都将自己华美的姿色交给这个丰饶的季节。天池有它们作伴,可歌可泣的神话演绎了几千年。

当年,周穆王姬满驾车西游来到天山瑶池,与王母一见倾心。席间作歌,王母唱问:白云在天,山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能复来?周穆王唱和:予归东土,和治诸夏,万民平均,吾顾见汝。比及三年,将复而野。然而,周穆王一去不返,留下瑶池千古思念艾艾怨怨。唐代诗人李商隐不忍凄婉,诗曰:瑶池阿母倚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八骏日行三万里,穆王何事不重来?诗有质问的意味,这一问,白雪噎语,青山无言;岁月悠悠,天地拭目。

俯下身,轻嗅池岸白色花朵的那刻,眼睛却定格在大片的红果子上。是金银木么?江南那些攀附在老屋篱上的藤蔓,那些开在细枝嫩叶间的花朵,叫金银花。而这些坚枝硬杆上的果子,圆润细腻,晶莹剔透,红宝石般让人爱怜。请允许我郑重地称它们为:忍冬。

忍冬,这个听起来让人揪心的名字,一定有不为人知的过往?是的,当我们爱不释手那些果子的时候,谁又能知晓它们曾经的严寒历练,沧桑后的靓丽,是一道令人惊艳的风景。之所以如此隐忍负重,只为天池容妆,为岁月长歌。

太阳白花花照在池畔的千年古榆树上,老树展枝散叶,一副沧海桑田的模样。近两千米的海拔,本不能生存这类树木,可它偏偏神奇地活了这么久,年复一年,陪着湛蓝的天池,伴着苍老的雪山,只用一颗明净豁达的心。

遮阳伞如一朵小小的树荫。在树荫里行走,微风拂袖,清凉随身。天山的可爱就在不经意的呵护间。沿着天池走过来再踱过去,一遍遍寻找岁月点点滴滴的遗存,把它小心的系在忍冬坚韧的枝叉间。突然,那铺天盖地的果子燃成一片霞光,赤红赤红的,让我惊心动魄。

从最深的红尘来到传说中的仙境,拂去一切支离破碎的浮象,终于看到:仙境的尊者如同凡间的俗民,都有爱恋与烦恼。真正的生活,无论天上人间,都相通相谐。心中有爱,景致便活色生香。即使久久地守候一扇轩窗,静看世上花开花落,也能得到一缕生命中宝贵的菩提馨香。

0
爱新疆旅游

不去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不去伊犁不知中国之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