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骑行第2日翻越冰达坂

旅行者日记 2018-11-29 500 次浏览 0 条评论

早7点即起床,收拾完毕出门却发现小饭店的大门紧锁,所有人都在睡眠中,怎么喊老板也不起床,无奈的等了等,最后发现大门是铁链锁的,拉紧两扇铁门,车子刚好可以挤出去。这样早上8点30分就出发了。

今天全天计划骑行124公里,全天最高点是海拔4280米的冰达坂老虎嘴,刚开始的60多公里要爬升2600米,翻过达坂后一路下坡抵达巴伦台镇。这样的强度还是不小的。而这一路的风景应该用奇绝美丽来形容,沿国道216骑行,一路高山峡谷相伴,不仅有高耸的冰大坂需要翻越,也有绝美的天山1#冰川等待着我。

新疆旅游

清晨,路上安静至极,心里也极静。这漫漫坡路一直不断,没完没了。如果说这样的坡考验折磨我的腿,使我呼吸急促,而路旁的青山上塔般的树,悠闲的牛羊,白色的帐篷,如绿绒样的草地无不是对我最大奖励。看到这梦般仙境 ,内心再不慌恐,再不纷扰。滚滚乌鲁木齐河顺着沟谷轰鸣而下,旁边的216国道顺着山势不停地向上抬升,风景随海拔的升高渐渐显出不同的模样。2000米左右一路绿树成片,随路的爬升渐渐以草木居多, 到3000多米的冰川下方公路两旁,尽是成堆的石头间或些草地,到4000多米的达坂已然是高山荒地了,当然还有壮观的雪山一路陪伴。

一路崎岖蜿蜒的路伸向远方,一人慢慢的向上骑行,可以无所顾忌美丽的风景教我不停的驻足观望,照相,留存于自己的心中。只记得那一路风景变幻,无数个惊喜震撼叫人浑身酥麻。慢坡骑至路牌777公里结束,往上遇到几个道班工人,正努力修复一座桥的路基,向他们问路,告诉我陡坡还有30多公里,看看表此时12点15分。告别他们,卖力的向山上骑去,拐过弯后,向下望去,道班工人已变为一个个小点,这样的大山,这里的人都是一副美丽的画。1小时后,骑过一座山包,远处洁白的雪山映入眼帘,来的这样突然,这样傲然,山才是主人,人只是在他的注视下匆匆而过,知道藏人是那样崇拜山,原来高山都是一个个山神,看到这些雪山就明白他们对人类的震撼了。

路牌784公里处就是望峰道班。望峰,望峰,在这里就可以远远望见喀拉乌城山主峰:天格尔峰。他见证,他注视着我,我来了,一个小小的骑车旅行者来感知。而路的两旁尽是大小不等的雪峰,只有最远处的那座巨大的雪山依依而立,卓然不群。看到他却不意味可以接近他,1小时,2小时,他还在那里屹立,我好像原地未动,真是奇怪的感觉。

新疆旅游

下午15点。骑过那漫长的六公里坡路,远处的蒙古包现在近在眼前。

旁边的大字写着天山1#冰川。我现在的高度是3200米左右,而3800米左右的冰舌末端还在4公里以外,坐摩托上去要50大元呢,那就骑车上,骑上冰川的路前段是碎石路,坡陡但勉强可以骑,到3公里处,冰川融水从路上四处横流,几次差点摔倒,不能骑了,放下车子,徒步最后一公里。

直到那些冰川的冰体展现在面前,旁边却是百万年来巨大冰体从山岩上切割下的冰基垄,山一般高的碎石护卫着中间缓缓下滑的冰体。因为离得近,这里的冰不再那么洁白无瑕,冰上有不少碎石,多了些尘世的颜色17点,骑车从冰川上下来,开始翻越达坂,原来对这个胜利达坂心存轻视,总想以新疆这样的海拔有什么难以逾越的大山呢。从山下到山顶的老虎嘴,长10公里,全部碎石路,爬升1000多米,我用时2小时,19点15分到达哑口。期间辛苦无从表达。骑过的路像一盘丝渐渐盘上,而站在哑口上呼呼的大风刮在耳畔,没有激动,没有喊叫,只是忙着换衣服,应付接下来的雨和寒风。哑口的南侧草更绿更柔,像片片绿毯铺在线条舒缓的小山上。一路冲下山,雨停彩虹现,下山路更美。但路还是沙石路,当车在这种路上飙行到40公里的时速,就意味着一种结果。

20点30分:下山骑行已1小时,即将到乌斯台。突然咣地一声,车子一沉,回头一看,货架连同驮包拖在了地上,散了一地。仔细检查,原来是后货架螺丝一个已颠丢,一个颠断。这次出发没有准备货架螺丝,现在看来是个大麻烦了。四周看看,静静的草地,不见人烟,与同学电话联系告知5公里外有个车站,可以想想办法,心里稍安。站在路边看来往的车,希望可以配到螺丝或其他什么东西,等了不长时间,反向来了辆车,赶紧挡下,热心的司机说车上也没这样的螺丝,但有些细皮线可以先把货架绑上,但这样绑上还是无法骑行,细细的线根本无法承受那样的重压。现下不是住宿的问题,帐篷随身携带着,问题是明天骑车还是无法继续,在这荒山里无法找到铁丝或螺丝,想清楚后决定 搭车到巴伦台再想办法。大概等了十几分钟,与我同方向来了辆皮卡车,急忙招手,汽车缓缓停下,此时已是

21点,距天黑就1小时左右。向司机说明原因后,司机师傅与我把自行车放在货仓里,驾驶楼里却载不下我,我忙说我坐后货仓,只见司机师傅叫自己老婆从副驾驶位置下来,与后排的3个孩子紧紧地挤到一起,招手叫我坐他身旁。不禁感动。

司机师傅姓张,从乌市开车到和静去,经常跑这条路,比我大上好几岁,一路就叫他张大哥。他告诉我这段路一直就是土石路,一直到巴伦台才可以见到柏油路,现在天马上黑了,依照自行车的情况,坐他的车是最好的选择。

一路我们随便聊着,我告诉他我的骑行经历,他饶有兴味的听着,他向我讲述他开车到荒原上,几个朋友在毫无人烟的草原上搭帐篷,晚上一边品尝自带的小酒,一边安静的看着黑黒的夜空。 一种温暖从我内心升起。

车到巴伦台时,已是暮色沉重,我一定要请这好心的一家人一起吃晚饭,但张师傅说还要赶夜路,不能耽误时间了,不得不向他们告别。

住下一间小店,要价90元,讲价到60元。说可以洗澡,但没热水。出门在小镇上找晚饭吃时,发现小镇就沿公路两旁修建,路旁是杂乱的修车店 ,小卖部,洗头房。许多卡车,拖车就沿公路旁随意的停放,公路上方是通往库尔勒,南疆的铁路,俨然是交通要冲。吃完饭,在修理店里配螺丝,却配不上,正无法时,脚下却踩到好长一段铁丝,粗细合适,买了把手钳,把后货架用它紧紧扎起,还挺结实。水凉,洗澡感觉不舒服,赶紧停下,索性把自行车好好的洗了洗。晚上电视随意打开,昏昏睡下。

0
爱新疆旅游

不去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不去伊犁不知中国之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