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大美新疆

新疆旅游攻略 2018-11-28 389 次浏览 0 条评论

离开了美丽的那拉提草原,眯着眼睛看看挂在天上的日头,已是北京时间的下午2点了。一直感慨这次多亏新疆白天的时间特别长,能让我们从早8点玩到晚上11点,要不,这个行程安排中,车辆的行驶真的会有问题的,根本来不及。这次旅程最艰苦的路程就在眼前,大概把车况检查了一遍,一切正常,启动车子,把车子直接驶上了218国道,这会心情依然大好,尤其是看见那大片大片的向日葵,当然还是我不断要求殷哥停车,好让我们三个人和向日葵亲密合影,假装忽略老妈那担心的表情。我的老妈为啥担心呢?因为我们选择的这段路是偶同学的乌市老驴友推荐的,大家可能不知道,217国道独库公路天山段(唐布拉——乔尔玛——独山子),要翻越海拨3700米的“铁里买提达坂”,以及中国目前海拨最高的3390米的“哈希勒根达坂遂道”,这些资料都是我来之前事先了解到的,先前的日志中有过介绍,“达坂”在这里的意思就是“冰雪簇拥的高山”。217国道独库公路是横贯天山南北疆的又一条公路,北起北疆的独山子,南至南疆的库车县,全长562公里,从三岔口到独山子(也就是我们要走的唐布拉至乔尔玛至独山子这段),只是走了这条路的一半,这条公路大概是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由国务院、中央军委下令修建的一条国防战备公路,由解放军工程部队施工,前后用了十多年,于1983年峻工通车,道路限峻,大多时候,每年只有两三个月可以通行,其它时候只是军用车辆执行任务的时候通行。为了修建这条公路,前后有一百二十多名解放军战士长眠于此,政府在乔尔玛还专门为这些烈士修建了纪念碑。今年端午节独山子至乔尔玛这段才又重新修整后通车,道路路面是很不错,但总是发生山体滑坡事故导致塌方,我们刚到新疆那天还没通车,今早陈师傅才给我打电话说路已经通了,但老妈的担心却依然存在。

路边的向日葵成片盛开

走了约三四公里,218国道的柏油路面就变成了碎石子路面,车子颠簸得比较厉害,沿218国道往前走,很快又看到了不少筑路机械和一些筑路工人在工作,车速只能放在30码左右。突然,紫苏眼前一亮,一只蓝色的鸟儿从车窗前掠过,停在了路边的电线上。“停车,快停车!”我大喊,殷哥很无奈地看着万分激动的我停了车。我看那美丽的鸟儿还在,心里那个激动啊,不敢下车近距离去拍它,悄声示意让殷哥把车往后倒,离那鸟儿很近时,大家才看清它的样子,这是我从来都没见过、更没拍过的一种鸟儿,羽毛呈美丽的浅蓝色,在阳光照射下还隐约有金属的光泽,真的太棒了!我拿我的18-105的镜头咔咔拍着,因为距离比较近竟然用这个镜头也拍到了高清版的(如果我现在手中是328的镜头,那定能拍到高清数毛版的了)。这鸟儿还不止一只,一会会布拉布拉飞来了四只,可惜啊,我没拍清任何一只鸟儿飞版的照片,镜头太不给力了!拍完鸟后紫苏心情那个里格朗地美啊,恨不得给所有的人宣告,我在新疆拍到从未拍过的鸟儿了!回来又是查资料,又是请教高人,哈哈,所拍的鸟竟是一种稀有的鸟儿,这鸟的学名叫蓝胸佛法僧,在《中国野外鸟类手册》一书上对该鸟的描述是这样的:主要分布范围在欧洲至中亚,迁徙至非洲和印度;在中国境内的分布状况为罕见。亚种semenowi迁徙时在新疆西北部和西部以及西藏西部有过记录,在新疆可能有其繁殖......哈哈,大家能想象我有多开心吗?

蓝胸佛法僧

国道两旁的风光是越来越美了,路也越来越难走了,又继续走了约二十公里,终于到了一条三岔路口,殷哥一打听,要走唐布拉乔尔玛必须走这段,这个三岔路口,位于天山峡谷深处,林木森森,清风朴面,风景独秀,这儿也是218国道与217国道的交叉口,从这里左拐,即驶入了217国道,看到这里的诸位请谨记:从那拉提草原过来的方向,到了这个三岔路口一定要左拐,如果右拐或者直行,那就走到南疆的库车县了。

那拉提

美丽的唐布拉

车子左拐上了217国道独库公路天山段,刚开始有断断续续的柏油路面,很烂,而且几乎连不成线,但比预想到的情况好,越往里开,路面越好,风光越美。清凉的山风,哗啦啦的不知名的小溪,公路两旁原始高大的青松翠柏以及叫不上名字的茂盛的灌木,给人以震撼的美!这种美,便是天山的美!这种美,是清澈又雄浑的美!这种美,是险峻壮丽的美,壮阔清秀沁人心脾却没有一丝苍凉感的美!我们的词汇在美景面前,再一次地贫乏了,只会反复感慨:“好美啊”!草原上处处绿草茵茵,山花烂漫,雪岭云杉交相辉映,高山白云相依相伴,一步一景,如诗如画,很是具有瑞士风光之神韵。难怪朋友们一直给我推荐这个路线,难怪大家叫中国美丽的瑞士风光,我抓牢相机,贪婪地观望着两旁的风景,从飞驰的车上不停咔咔,不想浪费任何一秒的时间和美景。公路一直盘旋到天山深处,一个盘旋接一个盘旋,蜿蜒向上延伸,一路溯河而上沿着陡峭的悬崖前进,蓝天,白云,深深的峡谷,草场,松树,更多的不知名的花草,以及间或出现的哈萨克牧民的帐房,还有他们放牧的牛羊,偶尔也能听到溪流从山的高处顺流而下,拉成一道道美丽的瀑布,冲击到山石上的轰鸣声,山涧里,许多小溪婉如丝带,缠绕在草地松林间,天是格外的蓝,云是格外的白,空气也是夹杂着清美潮湿的青草香味,如入画中,令人目不暇接而心旷神怡!就这样赞叹着,笑闹着,听大家学着殷哥用咬牙切齿的感觉发出“漂亮”一词的爆破音,心真的就醉了!

车辆行驶到乔尔玛唐布拉立有百里画廊的石碑这儿,殷哥停车休息,还买了点马奶子有滋有味地喝了起来,让我们尽情把美景浏览,我们在这拖长了声音高喊:“我——来——了!”声音回响在山顶幽谷之间,淡定的依然是老妈,她边轻声赞美边拿着她的宝贝摄像机,要把这美丽的一刻永远珍藏保留!

这条路上的车辆不多,突然对面方向过来的车辆多了起来,有的还不停给我们闪着灯,真是奇怪,殷哥说糟了,定是给我们提醒的,可能路不通,我的心也开始忐忑起来!果然当车上到半山腰的开阔处时,见有几辆车都停在那儿,我们也把车停在了路边,拦住对面驶来的一辆车,司机告诉我们前面又塌方了,让我们不要再往前行了。如果折返回去,要多绕道500多公里,我们的计划就完全打乱了,大家都沉默了。这时紫苏又跳出来了,托大地告诉殷哥,咱们继续前进,毕竟这些车也都只是听说,没有一个亲眼到了塌方的地方,而且现在折返,代价真的太大了!我还坚定地告诉大家,我每每出来,一直都是好运相伴,我想我们一定能顺利通过这段公路的。这时,前面有两个车,义无反顾地继续前行了,跟着他们,继续走!不过此时车上的人都没有刚才的情绪了,只有紫苏强压紧张的心情,还继续说笑唱歌,缓解气氛。越往上行,看的越远,将四周群山景色尽收眼底,不远处的山顶,没有白雪覆盖裸露的山石在镜头里略显狰狞,于是索性放下照相机,闭上眼睛,让雪山上的清风轻拂在哦的脸庞,发梢,吹过裸露的每一寸肌肤,洗涤身上的尘埃,空灵内心深处的俗燥与疲惫,让心情轻舞飞扬,让灵魂飘荡......上到了最高处,有几个冻的嘴脸青紫的人要求搭车下山,我们放下车窗,他们看着我们满满一车的人,也只有作罢了。我们又问了路,他们说已经可以通行了,哈,紫苏的心略略放松了些。

唐布拉

看吧,那些远眺过的天山雪峰,今天终于居然就在自己的面前,岂一个“快哉”了得!殷哥慢慢地开始向山下盘旋行驶,路依然是曲折惊险,他也再不敢和前几天一样,总是骄傲地教我挂空挡下山,这段路可不敢有任何松懈,一个小盘旋再接一个大盘旋,数不清的盘旋,数不清的弯道,周而复始,路的两旁,不断可以看到常年未化的积雪,这样走了约二十公里的样子吧,一条遂道洞口出现在前方,洞口上有字,来不及细瞅,就见殷哥已经减档放慢速度,进入了深深的遂道,也许刚才灿烂的阳光照耀得太久了,在遂道里,虽然打开了大灯,但感觉前方仍然漆黑一片!只好再减速,慢慢地通过,眼睛刚刚感觉缓过来稍稍适应了,遂道口就到了,出了遂道,我心里想着这也许就是资料里介绍过的“哈希勒根达坂遂道”了吧?可惜我没有看清隧道口的字。车子继续小心地往前走,仍然可以看到不少峭壁上流淌的刚刚融化的雪水,滴滴嗒嗒,将路面也染得湿漉漉的!又继续走了几公里,一道长长的防雪长廊出现了,长廊的构造好象一座长长的葡萄架子,横亘在公路的上方,阳光透过长廊透气的地方,斑斑点点洒落在路面上,防雪长廊把雪线上的积雪拦在了公路的上方,同时也把融化了的积雪的雪水,引导到公路旁边的悬崖峭壁上,不致堵塞和损坏公路,车子穿过这条长约二百米的防雪长廊的时候,不断有融化的雪水滴滴嗒嗒从廊顶的间隙处淌下来,别有一番诗情画意!过了长廊走了不远,又有一大片积雪横亘在公路的左侧,有点象乌鲁木齐的天山一号冰川的景象,还有有几辆越野车停在了路边,拦住了我们,告诉我们,听说前方道路不通,不敢走了,我们却说我们听说通了,继续前进,那几个车还是停在那儿没动。可见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般大胆的!而刚才在我们前面义无反顾前行的两台车辆,最前面的那辆丰田路霸早就无影无踪了!

前方的道路依然险峻,但心里感觉好多了,依旧是盘旋的山道,一个一个的急转弯,一个接一个的急上坡或大下坡,我们的车子在公路上时而起伏,时而穿梭,这样又继续前进了几十公里,路面一直不错,一直是柏油路,虽然弯道越来越多,但明显的弯道的半径大了。看着路旁不时的出现危险标志和限速标志,我的心跳的还是很快,不时提醒殷哥注意公路两边的标牌提示行驶。又这样跑了约半个小时的路程, 就发现217国道的路已经是紧紧依傍在峭壁上,差不多整个路面就是在山腰上生生掏出来的,险峻无比!传说中的“老虎嘴”路段到了!果不其然,一道一道急转弯,一道一道突兀的悬崖山石,象一个一个的老虎嘴,横亘在道路的前方,刚驶完这我们以为最困难的路段不久,传说中的塌方路段又出现在我们的面前,那个危险的情况现在想想还是很后怕的,底盘低一点的车都过不去,而且那个临时抢修的地方,方向掌控稍微偏离一点就有侧翻的危险,好在此刻咱车的四驱终于发挥作用了!我们顺利通过了塌方路段,乌拉拉,大家忍不住想高歌了,这会我才感到疲惫不堪,通过最险要的那段时心跳的真的很难受,殷哥打趣到:“我还说你真的是个福星宝宝,原来心里承受力也不行嘛!(*^__^*) 嘻嘻……”

驶出独山子后就来到了石油城——卡拉玛依,这会正是晚上10点钟,我们眼见太阳迅速地落到地平线以下,按计划今晚无论如何也要赶到昌吉。殷哥的朋友一直在沙湾苦等他吃饭,殷哥热情邀请我们一起去,在沙湾吃饭的地方听说是国家某位领导人去过的饭店,装修很是豪华,但这顿饭我们几个都吃的别扭极了,都很不习惯和一大堆不认识的人一起吃饭,在沙湾吃饭又耽误了一些时间,豪爽的殷哥还被灌了不少酒,开车的任务就又交到我身上了。新疆的高速路不是中间全封闭的隔离墙,对面车辆的灯光让人的眼睛很不舒服,真没白天好开。偏偏石河子至昌吉的那段高速又因为交通事故被临时封闭了,不得已又绕路驶向国道,凌晨1、2点钟了,大车居然还一辆接一辆,车很多,我困得要命,那会真的想找两个牙签把眼皮撑起来,坚持开到一个服务区,用冷水使劲拍脸让自己清醒,这是这几天来,最辛苦的一天,老天保佑,终于在凌晨三点安全赶到昌吉,办理好住宿手续后,老妈还在给我说明天大家都多睡会,睡到自然醒再起来时我已经倒床呼呼了!

标签:爱新疆旅游,新疆旅游景点攻略,天山天池,吐鲁番旅游,那拉提大草原,博斯腾湖,喀纳斯,巴音布鲁克草原,楼兰古城

0
爱新疆旅游

不去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不去伊犁不知中国之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