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疆游记– 木垒 呜砂山 胡杨林

旅行者日记 2018-11-08 658 次浏览 0 条评论

10月13日宿在吉木萨尔县城,这是原日程中没有的地点。

因发了10块钱并通知第二天早餐自备,准备了馒头榨菜花生奶,一早在自己房间用开水泡馒头。手机设置的闹铃,6点半起来,7点半吃饭,8点出发。本想还拖晚点,牛师傅还没有去过木垒,心里没有底,想早点出发。

因睡得较早,14日早上五点半左右就醒了,一看厕所的灯灭了,以为是毛弟关了,拿上手电去看看,是停电,没有电就没有开水,也就没有了设想好的早餐,一着急磕睡全醒了。撩起窗帘看,半边城都是黑的,事故可能不小。正在张望,街上来了台小车,下来几位围着电杆转,其中一人拿着绝缘棒伸上去,依次扣住三个跌落保险向上推,来电了。可能是这一带维修停电。心安了,爬回铺上又眯了几十分钟。

胡杨林

早餐自备,拿一个馒头扯碎放进一次性的大纸杯中,再注入刚烧开的水,就着榨菜尝一口,味道不错。再拿出准备中午吃的大馒头,拍张照片记录下来。一大杯泡馒头吃了。前一天买的花生奶戳了一个孔后,放在杯里倒上开水加热,也几口喝了,大饱。

8:10出发,8:27车开上在建的高速路向东驶去,太阳出来了。

南边可见天山,几位围着窗口又是一顿拍。

我在这边透过窗口看到田野,有一台在犁地的拖拉机。

牛师傅驾车在暂不要钱的高速路上飞跑。

9:10,车驶上省道,朝东北方向。路边有早起放羊的人。

9:50,即开出来100分钟后,车至去木垒或呜沙山的岔路口,去呜沙山125公里,到胡杨林就为155公里,比原来设想的近。

路旁的农舍。

9:55,瞅准机会朝南边拍了一张天山。天山山脉基本上东西横贯新疆中北部。

10:15,车外已是荒原,感到风很大,可见到风裹着砂石穿过公路。没曾想到,风将成为今天的主题。

10:42,车至一个路口停下,我下车退后一段拍照,原来胡杨林景区的原名为东山牧场。大多版本的地图上都查不到胡杨林景区,第一集附地图是查到呜沙山后再往北推30公里而得到的位置。停了几分钟后继续上路。

11:29,车到景点门口,呜沙山月牙泉风光与胡杨林算是一个景区,购一张门票。区间车费仍归牛师傅。

车外的风已很大,IJ们将准备的魔术头巾都戴上了。看我没有,林医生匀了一条给我戴上了。z女士不失时机地拍了一张,有点象东突分子,公开的场合可不能这样讲。

头顶上晾着的是我的一双袜子,这次带的袜子较厚,洗后晾一晚根本干不了,于是早上带上车后用别针串上,再挂在行李架的柱子上,傍晚下车时就基本干了。

车向里走十分钟,11:40,到达呜沙山景点。这个景点一般,就是如此几大堆砂子,若有兴趣可以爬上去踩踩,讲是有特殊的声音。今天风极大,我们都没有去踩沙子,风都可以吹动人,端着摄像机拍摄时,根本就稳不住。

鸣沙山

用长焦拍了砂堆顶上风吹砂粒的情景。

路另一边也有几个这样的砂堆。在强大的风力作用下,这些砂堆的位置可能都是移动的。

在大风中待了十来分钟返回车上,清鼻涕直流。

中午12:05车出发,驶往胡杨林景区。大家开始吃中饭,坐在前面的HP先生正手持一大块馕。我没有动,等等。

12:31到达胡杨林景区,查票的看是套票,放行。这个验票房子看来就是今年十一长假前赶建的。

路这边立着牌子,原来全称是玉托让格原始胡杨林。

门里的护林站。路口还有一根铁拦杆,只升起了一半,牛师傅耽心过不去,请这几位来抬一下,他过来看一眼,讲可以过去就不理了。牛师傅只得将车再向边上拐一些,慢慢地开过去了。

若只来几个人,这个护林队看来都有地方可住,交钱就是。

车驶入数百米后停在坪中,进不去了。后面的这一段一公里左右的路要自己走过去。牛师傅宣布4:30返回。这时是12:40,还有四个小时。大家下车往里走,我跟毛弟不急,坐下来开始吃中饭,我将装在塑料袋中的大馒头掰开,将保温瓶中的烫水灌入,等一下吃,热乎乎的。慢慢地吃了20分钟,饱了,1点多钟才下车沿这条路向里走。

向北方向走,东偏北风很大,横向的大风吹来时,人须故意向右用力倒着,才能走直线,否则可能吹下路去。

树林边还设了一个门,空架人,无人管。景区的东段远处好象还建有一个水塔,有建筑,没有走近去看。

西段的胡杨树大些,也密些,我们就顺风向偏西方向走。一边走,一边擦清鼻涕。走进树林时,下午1点多,正午光,先拍了个全景。

先来的人已有多位返回向大巴走去了。他们只待了几十分钟,可能是没有多大兴趣,更可能是因为风太大。若没有风,找个什么地方眯下或聊聊天都不错。

数公里远的大山的那边就是蒙古。

我们还坐在一个土坎后躲了一阵风。准备坚持到四点左右再拍。我笑着讲,今天其实是跟天在较劲,而不是在跟牛师傅较劲。

等到3:30,感觉好些了,开始拍了一些照片。还是感觉光线太强,天空也很亮。这组照片回来后在后处理时都加了一点红色,以使照片的光线接近傍晚的色彩,但明亮的天空一般没有办法变成傍晚的状态 。

站在一个小土坡上逆风拍了一张,右侧是景区大门的位置,大巴就停在那里。周围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因风极大,树上的叶子所剩无几了。而树上随处可见金黄色的落叶。看来这些树叶没有等到我们到来就都被大风吹掉了。我捡了几片带回家作纪念。

朝西边拍了一张,稍远些的树上好象叶子还有一些。

跟这几棵老树拍了几张。若要是再迟两个小时就好了。当然,照片处理时都加了点点红色。

我跟毛弟也差不多一直走到头了。 这里的树上还有点叶子。再过去就没有什么较大的树了。

4点我们开始返回,在走出树林时,给胡杨与红柳拍了个合影。大巴4:20开出胡杨林景区。

4:42,车经过呜沙山景区,砂堆顶上的扬沙还在飞舞着。

大巴在平直的公路上驶向木垒,外面仍是风砂滚滚。

到有民居的路段风砂小些了。靠近路边的民居,显然外墙是细心粉刷过的。

离路边较远的基本上还是本色。

这时是下午6点,光线柔和多了。这块地里有很少见的绿色。

6:11,车到达进入木垒县城的路口,因在修路,不能直接驶入,在这里停了一阵。

后来听最早返回车上的旅伴讲,我们不在时,李女士与牛师傅就今天住宿的地点而争执起来。牛师傅要住在木垒,李女士一定要返回吉木萨尔昨天晚上住过的旅店。

车停在这里时,我又觉得很气闷,再推迟一个半小时到这里天还没有黑,我们完全可以下午3点后再到胡杨林,拍到5点半再返回,到木垒才7点半。

因进木垒还要绕一下路,牛师傅终于将车向右拐,沿原路返回吉木萨尔。进入高速路后,7:22,太阳才从天山后落下去。

学姐想拍夕阳的计划再次落空。我到房间放好东西后出来,已是8:20,回头看这座大楼,是周围最高的,倒是有了明天早上到楼顶拍日出的想法。而我们却从侧面了解到,一般旅客入住,一间标间一晚118元,而我们付的房费是一晚200,李女士是经国旅的名义入住,费用更低,这样我们一天九间房,能分得的利润是相当可观的,这样她坚持到住到这里,而不肯住到原日程规定的地方,目的就很明确了。

这种更改对于我们在景点上待的时间是有直接影响的。看来拍摄时间段安排有问题主要还是外在的原因。

今天的晚餐下决心要吃带有青菜的米饭。于是沿大巴开进来的老城南东巷向外走,一路问过去,发现每家被问到的伙计或老板,都在明知我不会这该店吃饭的情况下,如实地告诉我吃米饭要往什么方向走,最后这个路口对面二楼的小老板还将我送出来,指着这边告诉我有米饭吃的饭店位置。

走进这家米线店点了一份白菜炒肉的盖浇饭,十六块。吃得十分满意,返回时一边走一边回味,以致过马路时都走过那条巷子口,多走两百米来到下一个大路口时,发现不对头才倒回来。

明天日程安排只有一个景点,即乌鲁木齐附近的天池,肯定是中午前后到,只是想迟点再出来。因为那里离我们旅行的终点乌鲁木齐只有数十公里了。

晚上通知,第二天早上九点出发。

0
爱新疆旅游

不去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不去伊犁不知中国之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