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穿越·壮美—伊吾胡杨林生态园之旅

旅行者日记 2018-11-01 671 次浏览 0 条评论

胡杨,以“生,一千年不死;死,一千年不倒;倒,一千年不朽”被誉为“沙漠英雄树”。数年前,曾在巴州罗布人村寨观赏过那里的胡杨树,至今,那美不胜收的景色依然铭记于心。今年在哈密学习培训期间,得知安排了赴伊吾胡杨林参观的内容,那份惊喜让我的内心激动、振奋了好久。

伊吾胡杨林生态园景区分别从一千年的文化、三千年的历史、六千年的沧桑和九千年的震撼四方面充分展示伊吾胡杨的壮美。胡杨可不是一般的树,而是长年累月长在艰苦地区与黄沙、狂风搏斗的奇特树种。

伊吾胡杨林生态园之旅

早上从哈密吐哈石油大厦出发,乘车四个半小时、行程260余公里后,我们到达了伊吾县淖毛湖镇。据说在当地有一种说法:“不到淖毛湖,不知胡杨之壮美;不见胡杨林,不知生命之辉煌。”有资料称:全世界90%的胡杨在中国,中国90%的胡杨在新疆,而新疆哈密伊吾县淖毛湖,则是新疆乃至中国境内胡杨林最集中的所在,也是世界仅存的三片胡杨林之一。胡杨林生态园区位于淖毛湖镇东10公里处,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主要分为胡杨雕刻展厅和一千年至九千年胡杨林区。园区依托境内原始胡杨林而建,占地47.6万亩,绕景区道路41公里。

旅游车载着我们,依次走过“一千年”、“三千年”、“六千年”、“九千年”林区。在每个林区路口下车后,我有意与众人拉开距离,独自走向一片胡杨,默默地去聆听来自远古的心跳与低吟——

千年胡杨有着俊俏的身姿与容颜,春夏时节生机盎然、绿荫如盖,深秋时分满目金黄、灿若云霞,它们像孩子,可爱中透着娇美,俏皮中带着倔强,高昂着头挺立在荒原上,彼此对望的眼神里,有一种傲气,更有一种向上的力量。

三千年后,历经干旱的磨砺、盐浸的考验,它们走进了自己的壮年时代,身躯粗壮有力,筋骨清晰硬朗,仿佛一个个身披铠甲、热血沸腾的勇士,眼里喷射着熊熊烈焰,胸中散发着冲天豪情,锐不可挡是它们的承诺,坚不可摧是它们的誓言,呼喇喇铮铮作响的旗,是它们的号角与呐喊。

伊吾胡杨林生态园

六千年的胡杨林,象是一片沉寂的古战场,硝烟散去,满目疮癔,大部分已损兵折戟、长眠疆场,活着的,也是伤痕累累、孤腿断臂,脸上写满了沧桑与悲凉。但此时的它们,却似乎更显遒劲、更见风骨,即使身躯倒下,也将已然露着尖锐的骨头的胳臂,凌厉地指向对手、指向天空。

九千年,历经不知多少次浩劫与磨难,那里已然是一片废墟,再也看不到一棵完整的树。此时的胡杨树,像一位垂垂老矣的百岁老人,韶华已去,渐入尘土,它们安静地坐在夕阳下,一刀一刀地刻下沧海桑田斑驳陆离的岁月痕迹,似在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用曾经的抗争与坚韧、荣耀与辉煌,去激励、感召后辈要坚韧顽强、巍然屹立。

我在六千年的胡杨林里流连了好久,它们的沧桑令我震撼,它们的壮美令我沉醉。胡杨,维吾尔语“托克拉克”,意为“最美丽的树”,它们的美,千姿百态,古朴苍劲,有的如纤纤少女,杨柳细腰,妩媚俊俏;有的如翩翩舞者,回风摆雪,婀娜柔韧;有的如林中高士,峨冠博带,风骨清奇;有的如蛰伏猛兽,蓄势待发,怒目圆睁;……。它们,在盐碱、干旱中扎根、发芽、生长,在磨难、抗争中走过千年、万年岁月,却让自己成为了最苍劲、最壮美的一种树,正如一首诗所描绘的那样:“矮如龙蛇数变形,蹲如雄虎踞高岗,喜如神狐露九尾,狞如夜叉牙爪张。”

伊吾胡杨林生态园

伊吾胡杨能生长在盐泽较多、较高的土壤上,是因为胡杨的细胞透水性较强,从主根、侧根、树皮到叶片都能吸收很多的盐分,并能通过茎、叶的泌腺排泄盐分,当体内盐分积累过多时,便从树干的结疤和裂口出将多余的盐分自动排泄出去,形成淡黄色的块状结晶,称“胡杨泪”,又称“胡杨碱”。

而“九千年”胡杨林我却只是匆匆而过,它们的悲凉与荒芜,让我不忍驻足,更不忍细细观赏。在那里,我感觉自己仿佛穿越了时光隧道,转眼已历经万年从现在去到了远古。它们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我与它们咫只相隔,摸得到它们颤动的脉搏,嗅得到它们微弱的气息,听得到它们轻声的吟唱,却看不到它们激越地奋起、凌然地起舞。望着它们,我不禁暗暗感叹:大自然,就是这样冷酷与无情,任何生命,都始终无法逃脱终结的命运,尽管,它们可以三千年、三千年,又三千年……

伊吾胡杨林生态园

是第三世纪遗存的古老树种,在6000多万年前就在地球上生存。起初在古地中海沿岸地区陆续出现,成为山地河谷小叶林的重要成分。

在第四纪早、中期,胡杨逐渐演变成荒漠河岸林最主要的建群种。我国主要分布在新疆、甘肃、内蒙、山西等地。在新疆库车、甘肃敦煌、山西平隆等地,都曾发现胡杨化石,距今已有6500万年以上的历史。由于胡杨具有惊人的抗干旱、御风沙、耐盐碱的能力,能顽强地生存繁衍于沙漠之中,因而被人们赞誉为“沙漠英雄树”。有“活着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朽”之说。‍

面对着这些衰败却依然坚挺的胡杨树,我不知道它们的生命何以历经数千年干旱、盐碱的磨难,却依然能够如此决绝与顽强?我更想象不出万年前的它们是怎样的一种模样?也许,生命本就是一种偶然,我们的根扎在哪里,哪里就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壤,无论是贫瘠是干旱,是荒漠是盐碱,唯有让自己变得更坚韧、更强大,我们的生命才能更丰盈、更壮美、更长久。胡杨树,无意与绿树繁花、碧草青山去争夺孕育生命的给养与水份,但却以百折不挠、坚忍不拔的顽强和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气魄,给“生命”做出了最好的诠释、最好的答案。

0
爱新疆旅游

不去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不去伊犁不知中国之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