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名而又富有神秘色彩的罗布泊

南疆景点 2018-10-30 774 次浏览 0 条评论

罗布泊在若羌县境东北部,曾是中国第二大内陆湖,海拔780米。

罗布泊曾有过许多名称,有的因它的特点而命名,如坳泽、盐泽、涸海等,有的因它的位置而得名,如蒲昌海、牢兰海、孔雀海、洛普池等。元代以后,称罗布淖尔。在20世纪中后期因塔里木河流量减少,周围沙漠化严重,迅速退化,直至20世纪70年代末完全干涸(在20世纪70年代以前为中国第二大咸水湖,自从罗布泊干涸后纳木错成为中国第二大咸水湖,第一大是青海湖)。[5-8]

盆地中河流如塔里木河、孔雀河、车尔臣河、疏勒河等汇集于此,曾经形成了巨大的湖泊。此后湖水减少,楼兰城成为废墟。1931年中国学者陈宗器、德国地质学家霍涅尔对1921年塔里木河改道以来在罗布泊新形成的水域进行了实地考察,并于1931年完成了整个湖区的测量工作,实测罗布泊水域面积还有2375平方千米,水源来源于孔雀河,由北端入湖,进入湖心,向东膨胀,形如“靴子”,南北长85千米,湖区北部东西宽20

罗布泊

千米,南部东西宽45千米,湖水很浅,在某些区域甚至不能行船,时有搁浅,西南有一河道与喀拉和顺湖相连。

1921年后塔里木河断流,湖水又有加,1942年测量时湖水面积达3000平方公里。1962年湖水减少到660平方公里。1970年以后干涸,主要原因是因为塔里木河两岸人口突然增多,不断向塔里木河要水,使其长度急剧萎缩至不足1000公里,使300多公里的河道干涸,导致罗布泊最终干涸。敦煌、哈密、鄯善、吐鲁番、库尔勒、若羌、且末、和田、阿克塞、肃北、瓜州、尉犁、民丰、于田、墨玉、玉门、铁门关等都处于罗布泊周边地区。

罗布泊干涸时间是颇有争议的一个焦点,大多文献记述为1972年,自1972年美国公布已干涸的罗布泊“大耳朵”卫星照片以来,“大耳朵”被认为是罗布泊东湖的干涸湖盆。在已经结束的“重走彭加木科考探险之路”科学考察中,研究人员发现了罗布泊东湖连续向西延伸的湖岸线,由此测算出罗布泊古湖面积超过1万平方公里。

2006年DGPS实测结果表明罗布泊大耳朵湖盆地势相对平缓,深度仅为5.2米,西南平均坡度0.19‰,东北平均坡度0.09‰,为一偏心的浅水湖盆,盐盘覆盖面积近5500平方千米,海拔约800米。

罗布泊湖心

地貌特征

罗布泊西岸
罗布泊西北岸沿40°27′N向西,地面呈台阶状升高,干湖底海拔780米,地表覆盖厚20~30厘米的盐壳,质较松散,为1962年最后干涸时形成的新盐壳;新盐壳向西地面升高至782米,为第一湖积台地,该台地西界90°15′E,但宽度南北不一,窄处仅2千米左右,最宽处超过10千米,地面为厚30~40厘米质较坚硬的盐壳,为较早盐壳,有时见有稀疏的红柳,该台地形成于20世纪30年代湖面扩大时期。第二湖积台地以西为广阔的湖积平原,海拔784~785米,由浅灰色湖相粘土夹粉砂层组成,地面经风蚀形成N40°E向延伸高2米左右的垄状地形或低雅丹地貌。
楼兰古城一带即40°30′~40°39′N,89°54′~90°01′E间为高789米左右的湖积台地,地面切割深达6米左右, 由浅灰、灰色粉质粘土夹薄层粉砂组成,台地边缘被风蚀成N45°E向延伸的垄岗状雅丹地貌。
龙城雅丹地貌
龙城雅丹地貌位于罗布泊北岸,雅丹顶高815~820米,分布面积约1800平方千米 ,切割成宽20~25米, 长30~50米,呈N20°~30°E延伸和四周陡峭的垄状形态,称雅丹地貌。
雅丹上部由灰黄色含石膏单晶粉质粘土组成,中部由灰绿色粉质粘土夹薄层粉砂组成,含少量石膏晶体,下部由灰绿与灰黄色粉质粘土夹薄层石膏组成。
罗布泊东湖北部湖岸阶地
罗布泊东湖北部分布着一系列岛屿,其面积大小不一,岛屿顶高分别为781~782米和784~785米,组成物质相似,地面为厚30厘米左右的盐壳层,下部为含石膏的湖相粉质粘土,因此这些岛屿多为早期的湖积台地经后期侵蚀形成。除岛屿外,湖岸带还分布着高度与岛屿相当的两级侵蚀阶地,阶地顶面也为盐壳或被风沙所覆。
白龙堆雅丹地貌
白龙堆雅丹地貌位于北凹地周边,雅丹顶面海拔800~810米,分布面积约1000平方千米 ,地面切割深10 ~220米,为呈NNE向延伸的垄状或丘状地貌,由灰白、灰黄色粉质粘土与灰白色钙芒硝夹石膏组成,因色呈灰白,故称白龙堆。
三垄沙雅丹地貌
三垄沙雅丹地貌分布于东湖东岸北山与玉门关之间及阿其克谷地东部,总面积600平方千米以上。三垄沙雅丹呈NNE向延伸,顶面海拔805米左右,相对高度15~20米,由棕黄色湖相粉质粘土夹粉细砂组成。阿其克谷地东部一带的雅丹地貌顶面海拔800米左右,相对高度10米左右,略呈南北走向,切割破碎,呈小丘状孤立分布,上部由土黄色粘土、粉砂夹中砂组成,底部为灰绿色泥岩,地面为松散的灰色砂砾石层。

地区景点

汉代烽火台

离库尔勒60公里处的一座保持较好的古烽火台遗址。有学者根据修建长城的防御意义,认为古长城的西端应包括了尉犁县的古烽火台,若此成立,该烽火台应是西长城的起始。

营盘汉代遗址

一处罗布泊地区中保存较完好的古遗址。有一圆形城墙,直径300米,墙残高近6米,城西有一佛塔遗址,碎土坯形成金字塔形。古城北边两公里处的高台地上,存有佛塔基座,佛塔基座西边则是著名的古墓群,为罗布泊地区最大的墓葬群。据资料介绍,营盘是官办的屯兵驿站,一方面也扼守丝绸之路的中道,起保护商旅作用,一方面孔雀河就于城旁流过,土地可以屯垦。

龙城雅丹

罗布泊地区三大雅丹群之一,位于罗布泊北岸。土台群皆为东西走向,成长条土台,远看为游龙,故被称为龙城。龙城雅丹又称为白龙堆雅丹,并被《中国国家地理》评选为中国最美的三大雅丹第二名,誉为“最神秘的雅丹”,因为极少有人见过它的真貌。

土垠

为中国考古学家发现并命名的一处汉代后勤驿站遗址,残存物极少,但在古时是丝绸之路的一处军事要地。

太阳墓

位于孔雀河古河道北岸。它是1979年冬被考古学家侯灿、王炳华等所发现,古墓有数十座,每座都是中间用一圆形木桩围成的死者墓穴,外面用一尺多高的木桩围成7个圆圈,并组成若干条射线,呈太阳放射光芒状。经碳14测定,太阳墓已有3800年之久。

古胡杨林

位于太阳墓地西侧,在古河道北岸的一片台地上,有成片的株距相等、行距相同、树干尺余粗的枯死的胡杨林。这成排成行的枯树,带有明显的人工营造的特征。

余纯顺墓

位于铁板河出口不远的一处土台,1996年6月余纯顺迷失方向步行到此,因干渴全身衰竭而死亡。他死时距自己亲手填埋的水和食品供给地点仅2公里。建有墓地墓碑。

罗布泊湖心标志

1997年底,一工程师根据地图经纬度测量的湖心地点,虽然没人考证,也成了一景观。1997年标志点只埋下一个空汽油桶,1998年2月广东首个女子罗布泊探险队树下第一块木碑后,现已增加了数个石座、木碑,成了一些走罗布泊者留下纪念物之处。

库木克塔格沙漠

为高海拔沙漠,位于阿尔金山和湖盆之间,为中国第三大沙漠,并以独特的羽毛状沙带著称。

孔雀河

源于博斯腾湖,流经库尔勒、尉犁县进入罗布荒漠,现中游河道灌满流沙,偶有稀疏胡杨树和芦苇、红柳,下游河道则寸草皆无,一片死寂,沦为荒漠,河道两岸偶有轰然倒地的枯胡杨。

楼兰古城

古楼兰国遗址。还可看到民居遗址,民居的一些用具,佛塔、古墓群,一小佛塔上的彩绘虽经千百年,至今还可辨识。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楼兰在历史舞台上只活跃了八百余年便在公元4世纪神秘消亡,过了1500多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和罗布人向导奥尔德克于1900年3月28日又将它重新发现,因而轰动世界,被称之为“东方庞贝城”。百年来,楼兰一直是中国乃至世界各地探险家、史学家、旅行家研究考察的热点。

楼兰农场

紧挨着米兰古城有一建设兵团团场,因该处自古以来得益于阿尔金山的雪水,有农牧业存在的条件,因此除了现代人在垦荒,古时就有发达的灌溉系统。在米兰农场的民族连可以拜访罗布人的后裔。

红柳沟

罗布泊南岸一片红柳土包构成的戈壁滩景观。

敦煌雅丹

敦煌雅丹属于古罗布泊的一部分。为沙漠平原区,光照充足,降雨量少,蒸发量大,四季多风,最大风力可达12级以上。在地质上位于新生代(距今约6500万年以来)敦煌——疏勒河断陷盆地的中心部位。由于岩层产状水平,垂直节理发育,较松软岩层在大自然疾风暴雨的漫长风化中,导致了各种雅丹风蚀地貌的形成。位于敦煌市西北约180公里处,玉门关西北约100公里处。公园面积398平方公里。

罗布泊

神秘色彩

诡异之谜
为揭开罗布泊的真面目,古往今来,无数探险者舍生忘死深入其中,不乏悲壮的故事,更为罗布泊披上神秘的面纱。有人称罗布泊地区是亚洲大陆上的一块“魔鬼三角区”,古丝绸之路就从中穿过,古往今来很多孤魂野鬼在此游荡,枯骨到处皆是。东晋高僧法显西行取经路过此地时,曾写到“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者则死,无一全者……”。许多人竟渴死在距泉水不远的地方,不可思议的事时有发生。
1949年,从重庆飞往迪化(乌鲁木齐)的一架飞机,在鄯善县上空失踪。1958年却在罗布泊东部发现了它,机上人员全部死亡,令人不解的是,飞机本来是西北方向飞行,为什么突然改变航线飞向正南?
1950年,解放军剿匪部队一名警卫员失踪,事隔30余年后,地质队竟在远离出事地点百余公里的罗布泊南岸红柳沟中发现了他的遗体。
1980年6月17日,著名科学家彭加木在罗布泊考察时失踪,国家出动了飞机、军队、警犬,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进行地毯式搜索,却一无所获。最后于2007年找到疑似干尸,距离始发点60多公里。
1990年,哈密有7人乘一辆客货小汽车去罗布泊找水晶矿,一去不返。两年后,人们在一陡坡下发现3具卧干尸。汽车距离死者30公里,其他人下落不明。
1995年夏,米兰农场职工3人乘一辆北京吉普车去罗布泊探宝而失踪。后来的探险家在距楼兰17公里出发现了其中2人的尸体,死因不明,另一人下落不明,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们的汽车完好,水、汽油都不缺。
1996年6月,中国探险家余纯顺在罗布泊徒步孤身探险中失踪。当直升飞机发现他的尸体时,法医鉴定已死亡5天,原因是由于偏离原定轨迹15多公里,找不到水源,最终干渴而死。死后,人们发现他的头部朝着上海的方向。
由于罗布泊深藏在沙漠深处,人们要想靠近它十分困难。而仅有的几次成功的现场考察,却在理论上产生了严重分歧。早在19 世纪下半叶,就有学者来到罗布泊进行了考察。他见到的湖泊芦苇丛生、鸟类聚居,是一大片富有生机的淡水湖;可这个湖泊与中国地理记载的罗布泊有南北一个纬度的差别。所以有人认为他见到的可能根本不是罗布泊,真正的罗布泊早已经干涸。也有人据此提出了惊人的想法:由于汇入罗布泊的塔里木河携带大量泥沙,造成了河床的淤塞,填高了湖底,于是罗布泊便自行改道,游移到了别的地方。这正是那个学者发现的湖泊。

罗布泊未解之谜
游移之谜
最早到新疆考察的中外科学家们曾对罗布泊的确切位置争论不休,最终问题没有解决,却引出了争论更加强烈的“罗布泊游移说”。此说是由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提出的,他认为罗布泊存在南北湖区,由于入湖河水带有大量泥沙,沉积后抬高了湖底,原来的湖水就自然向另一处更低的地方流去,又过许多年,抬高的湖底由于风蚀会再次降低,湖水再度回流,这个周期为1510年。
斯文·赫定这一学说,虽然曾得到了世界普遍认可,但对此质疑反对者也不在少数。近年来,我国科学家根据对罗布泊的科考结果,也对罗布泊游移说提出了质疑和否定。然而对这一问题的争论,使人们对罗布泊这个幽灵般的湖泊,更加感到扑朔迷离了。

 

0
爱新疆旅游

不去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不去伊犁不知中国之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